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資訊 >

《魔法塔的星空》奧術世紀 第十六章 訪客的日常YAOI

發表時間:2019-12-12 16:49:42    編輯:小歹    來源:閱文集團
魔法塔的星空

獨家創作《魔法塔的星空》全文在線閱讀,作者歹丸郎,天選人物崔普,林德佛,是一本奇幻類型的網絡故事,精彩章節節選:“請問塔主在嗎?”在某個悠閑的黃昏,大賢者之塔一樓大門處,傳來這樣的叫喚聲。林從改造成封閉式的樓梯間出現,眼前是六位冒險者。看那鮮明的打扮,猜測這樣的組合是雙戰士、弓手、法師、僧侶和一個獵人。獵人、弓

作者:歹丸郎 狀態:連載中 類型:奇幻
立即閱讀

《魔法塔的星空》 免費試讀

“請問塔主在嗎?”

在某個悠閑的黃昏,大賢者之塔一樓大門處,傳來這樣的叫喚聲。林從改造成封閉式的樓梯間出現,眼前是六位冒險者。看那鮮明的打扮,猜測這樣的組合是雙戰士、弓手、法師、僧侶和一個獵人。

獵人、弓手的區別,在于前者輕裝短弓,后者盔甲長弓。獵人通常還附有探路、前哨的職責,又是野外狩獵、追蹤或回避魔獸的一把好手。某些找不到優秀獵人的團隊,才會用盜賊類的職業替代。

可以算是一個蠻標準的小型冒險團體了。林走上前,客氣地說:“在這偏遠地方,可以看到高等戰士可真是罕見。不知道諸位貴客到訪,有什么事情?”

這群人,大多有著精干剽悍的眼神,大塊肌肉。裝甲護具雖然有些斑駁掉色,但絕對保養良好,能夠發揮完整的保護作用。里頭那位年長的重裝戰士是團體的領隊,他向前一步,說:“旅程行經此地,看天色已晚,想要在貴處借住一晚。明天清早就會離開。”

迷地世界的魔法塔有鎮守一地之責,理論上來說,也有作為冒險者們庇護所、補給站的功用。

當然魔法塔也跟專職的旅店不同,這里想吃吃喝喝,別指望魔法師大人會像跑堂的小二一樣,鞍前馬后的伺候著,一切都得自己來。在塔里借住,也別想著什么柔軟的床鋪、干凈的房間,基本上就是空房或倉庫、餐廳之類的地方,窩在角落睡上一晚。唯一的好處就是不用怕半夜被夜行性的野獸偷襲,大部分來講也不用派人守夜。

不過這一切都有個前提在,就是敢走進塔主握有生殺大權的魔法塔中。雖然這里不比中國的宋朝,路上打尖的旅店不是賣人肉包子的,就是準備把客人做成包子的。冒險者們進到塔中買些魔法武器、道具,或是補給一些食物、清水可以說是很平常的事情。但要在這種環境毫無防備地睡著,真沒有多少人有這樣大的膽子。

所以聽到這樣的要求,林還是蠻意外的。不過就如同老家的那句話: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自己又不是水滸傳中孫二娘之流的人物,讓人窩個一晚可不算什么,事后當然也有一些報酬可以拿,也就同意了。指著一旁門敞開的房間說:

“你們可以待在餐廳里頭。空間還蠻大的,桌椅可以移動。里面有火爐可以隨意使用,假如要食物的話,儲物箱中有一些肉干。”

“謝謝塔主。”帶頭的戰士微微行禮。林回了一禮后,就要走回三樓。魔法塔的布局千篇一律,越上層越重要,這也代表著非請勿入。客人都是在一樓活動的。至于一樓的儲藏間、武器間跟鑄造間,門都是上了魔法鎖的。除非團體里頭那位同行出手,一般人別想進去。當然,要是那位魔法師真出手,做為塔主的林也絕對是第一時間就能知道,然后做出因應。

所以整體來說,林是不怕有外人進到魔法塔里頭的。對于這種路過的客人,他不用熱情的過份,也不適宜太過冷淡。問明目的,再禮貌地問候了幾句,也就足夠了。只是他想把事情簡單化,但通常事情不會如自己所想象。

“那個塔主,你說你領地中的那處村莊,為什么會沒有人了?”

找事來著?這群人。

林的念頭一閃而過,回頭看向冒險者們,說話的是里頭一個年輕的戰士。衣甲光鮮亮麗,且隱隱有魔力的波動在流竄。這可是相當高級的魔法護甲,自帶有防御魔法。不過也正是身上這套高級品,讓他和其他人之間有些格格不入。而這份違和感,也包含他的表情。

有人惱怒,有人震驚,有人不解,唯獨那位年輕人一臉倨傲的神色,仰著頭,義正嚴詞地說:“聽聞這座魔法塔的領地內,有一處住著善良百姓的村莊。如今那座村莊里頭,已經是空無一人了,而你的塔外卻吊著許多尸骨。你能解釋這是怎么一回事嘛。”

不動聲色,用右手拇指擦過食指的第三指節,林身旁瞬間出現兩面水鏡。鏡中顯現的影像正是當初村民們闖進魔法塔中,遭受誅殺的畫面。他口氣冷淡地說:“一群暴民進入塔中要殺我,然后全死在塔內了。又試圖朝協會污蔑我的行為,所以受到監察官們的懲罰了。他們的結局如何,對我來說不重要。這樣的回答,您還滿意嗎?”

盡管林也有些脾氣,受到人這樣詰問當然會不高興,但這并不代表他就連解釋一下的念頭也沒有。以前看戲,看到那些自以為是的主角,連兩句話就能解釋得通的事情都不肯說,非要把事情鬧得雞飛狗跳不可。每回看,每回想吐血。

如今遇到了,才明白那不爽到不想回答的心情。不過他還是說了,雖然不知道有沒有作用。畢竟對面那位可是鼻孔長在腦門上的貴人,聽不聽得懂人話還有待商榷。

果不其然,這位仁兄根本不看水鏡中的畫面,徑直走向前,就要詰問道,卻被同行的那位較為穩重的重裝戰士拉了回來。一把摀住年輕人的嘴,團隊首領道歉說:“抱歉,我們的年輕人有些不明事理,冒犯了塔主。請您不要放在心上。”

掙扎中的年輕人一把拉開戰士手,放聲大罵:“施密特,你個渾蛋,還不給我放手。不要忘了你什么身分,居然敢這樣對我。更何況你難道忘記了,之前我們遇到那個帶著孩子的小寡婦是哭得多么凄慘。這一趟我們來,就是要主持正義的。”

年輕人的咒罵聲不斷,林已經先退了一步,打了一個響指。身前幾道魔法護盾的靈光一閃而逝,同時還有整座魔法塔的防御機能同時開啟。紅色光芒隨著墻體上的魔力通道,流淌過每一個角落,將整個一樓大廳映上不祥的色彩。雖然還沒真正動手,但警戒與警告的意味濃厚。

同時,那隊冒險團體也沒閑著。架著人的戰士首領給了獵人同伴一個眼神,后者就熟練地下了一記悶棍。朝著那名年輕人的后腦!這個明顯同路不同心的青年,兩眼翻白,人就暈了過去。

對眼前這出戲,林也沒有貿然之舉,他只是靜待著。以戰士為首的幾人,則是小心翼翼地將主武器放到地上,示意自己并沒有敵意。魔法師倒是沒有放棄手杖,不過他也往人群外退開幾步,這同樣是沒有敵意的表現。

因為法爺要是準備開干,在沒有事先準備的情況下,標準動作是躲到同伴的背后,先把輔助魔法搓出幾個再說,而不是往外退開,暴露自己。

見狀,林也散去了魔法塔中那不祥的紅光,夜晚照明用的白光重新恢復。相視無語的兩群人,還是由林先開口說:“伺候一名貴族小少爺,對你們來說也不容易吧。”

一直站在眾人身后,沒有說話,但總是一副躍躍欲試模樣的弓手,突然興奮地說:“你怎么知道他是西塔伯爵的長子?”

你剛剛說出來的呀,蠢貨。很想這么回答他,不過看在弓手已經沐浴在同伴責難的目光中,林也不好意思落井下石,尷尬一笑說道:“幾位都是高等級的冒險者,看起來不像是單純的有錢,就能請來當褓姆的。除非是雇傭的人既有錢,又有權勢地位,才有辦法讓諸位照看著自己的后嗣。所以那個年輕人有貴族的身分,就不難猜測。但讓我比較意外的是,你們居然往自己雇主腦袋上招呼。”

領頭的戰士聳了聳肩,說:“我們的契約,只有保護西塔男爵的生命,不包括陪他去進攻一個有主的魔法塔。在我看來,這是最合理的做法了。”

對此,林不多作評論。懶癌發作,能不動手就不動手,是此生最高準則。他只是試探性地問著:“那諸位,接下來有什么打算嗎?”言外之意,是就此離去,還是按照原本的要求在塔中暫住一晚。

倒是那名法爺先站了出來,問說:“聽聞閣下就是論壇的創立者,崔普伍德論壇瀏覽器術的知識建立者,蓋布拉許?崔普伍德魔法師。”

“是的,是我本人沒錯。”

“那不知是否有幸,從閣下處學習論壇瀏覽器術的知識?”看到林有些不解的表情,冒險者中的魔法師才自我介紹:“我是來自諾南區分會的魔法師,麥赫?林德佛萊斯。在進入錫嘉區后,看到有不少魔法師用上了論壇的系統,感到十分好奇。在經過友人的介紹之下,來到大賢者之塔,希望學習到相關的知識與魔法。”

從諾南區旅行過來的話,的確會在到錫嘉區的協會分部之前,先經過大賢者之塔。而魔法知識除了在各區分會處學習外,當然也可以直接找上原始研究者學習其內容。而交上的這筆學費,當然就沒有協會抽頭的份。

協會當然不禁止這樣的行為,他們販賣魔法知識的原始用意,就只是希望魔法知識得到更廣泛的傳播而已,而不是獨占什么利益。不過大部分的魔法師都懶得教一個外人,有那個時間不如做自己的研究,所以把販賣魔法知識的權力委托給協會。

林雖然有著各式各樣的懶病,但既然是第一個來自其他區分會的同行,對論壇有興趣,本著推廣的想法,就沒有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理由。“林德佛萊斯閣下,假如您想學習論壇的相關知識,請隨我到三樓的核心室。一切系統都是基于魔法塔的能量池所建立,在那里會比較容易解說。至于其他幾位,就請自便吧。”

一擺手,邀請魔法師同行往樓梯的方向走。隨即林走在前頭,領著人,朝魔法塔的核心區域前進。

精彩點評

九年前寫下這句書評:“不愛人妻王思宇,從這句話可以窺視《魔法塔的星空》的主題,拋開一些不合理的奇幻情節,閱讀中可以感到一絲邪惡的快感。可惜受限于和諧的大環境,這本書無法補完,只能爛尾。”那個時候作者歹丸郎好像還在寫,今天再翻開手中的盜版書,真有點物是人非的感覺。。。
《魔法塔的星空》魔法塔的星空目錄123 SM 魔法塔的星空YAOI
魔法塔的星空
歹丸郎/著| 奇幻| 連載中
這次給書蟲們安利歹丸郎執筆的奇幻網絡小說《魔法塔的星空》精彩的結局章節內容的閱讀,納吉,哈露米兩位主線人物最終會發生怎樣的懸念呢,讓我們一起拭目以待吧!看起來,好像還活著。林大聲問著:“沒事吧。”像是為了安塔主的心,摀住哈露米的手放了下來。女孩帶著哭聲大叫道:“老師,卡雅被咬了。現在她不醒人事。”隨后又被摀了起來。“咭咭,閣下不用擔心,按照我們的話做
相關文章
免費章節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