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季如歌》季如歌凌予小說 武俠風格小說 季如歌小說大結局
《季如歌》季如歌凌予小說 武俠風格小說 季如歌小說大結局

季如歌 寒之鴉 著

周豐,佟家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6 17:15:47
火爆辣文《季如歌》是寒之鴉新出的一本武俠類型的網絡小說,本網絡故事的主人翁周豐,佟家,書中主要講述:周豐聽了季如歌話,他轉身將手中的小瓷碗放在了一側的水塘臺沿上,緩步走到石桌旁,坐下,然后看了看季如歌。“閣下接了我的任務,有幾成把握?”季如歌微微一笑,“該殺的都得死。”周豐聽了,也不搭話,端起桌上的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周豐聽了季如歌話,他轉身將手中的小瓷碗放在了一側的水塘臺沿上,緩步走到石桌旁,坐下,然后看了看季如歌。

“閣下接了我的任務,有幾成把握?”

季如歌微微一笑,“該殺的都得死。”

周豐聽了,也不搭話,端起桌上的另一個茶杯,用蓋子撇了撇飄著的茶黃,抿了一口。

季如歌從懷里摸出‘季’字七殺令,緩緩放在了桌上。

周豐用余光瞄了一眼,臉色瞬間變得凝重起來,因為他知道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最近揚州傳得沸沸揚揚殺人魔頭季如歌。

季如歌作為七層樓第一殺手!也是七層樓在江湖上唯一一個有名號的殺手!

此人數年來穩居七層樓第一殺手的位置,而且是明目張膽的殺要殺的人,無一失手。

他也沒想到,接自己任務的會是七層樓的季如歌。

看到了季如歌的七殺令,他瞬間站了起來,躬身道:“閣下稍等,我這就去準備定金。”

季如歌點了點頭。

不多時,周豐親自端著一個托盤送了上來,托盤里面乃是一疊厚厚的銀票。

季如歌瞅了一眼托盤里的銀票,一眼便瞧出了這人拿來的銀票遠不止定金的幾千兩。

“多了。”

周豐知道此人是季如歌之后,知道自己要殺的人該是都能殺掉了,面露喜色,回道:“這里是一萬五千兩銀票,可否托閣下在替我殺人的時候,奉上這件東西。”

周豐從懷里摸出了五枚梅花狀的玉佩放在了托盤里。

玉佩中間是個醒目的‘佟’字。

“我想讓被殺的人知道,他們是因為什么被殺的。”周豐緩緩道:“只要閣下愿意殺人之前替我奉上這梅花印玉,除了這多加的一萬兩定金之外,事成之后,我愿意再追加三萬兩酬金。”

季如歌伸手抓起托盤內的五枚的梅花印玉以及那一萬五千兩銀票,干凈利落的揣在了懷里。

“成交。”

周豐作為雇主,他可能不知道季如歌已經知道他要殺的人是當年佟家血案的元兇。

在雇主的意識里,他們只是覺得,殺手不過是為了錢而殺人,只要給錢,就會出手。

七層樓作為一個殺手組織,卻不盡然,七層樓的勢力之所以能壯大到如今的地步,從來都是步步為營。

七層樓接的任務,無不是查清楚來歷的,敢接、能接、會接為三大原則,殺手拿酬金,他們提傭金,越是傭金高的任務,他們越會調查的清清楚楚。

而季如歌作為七層樓頂級殺手,他接任務也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目標是壞人,價格貴的就行。

這些年,季如歌為七層樓增加了不少收入,而七層樓也樂意花錢在為他調查目標的好壞之上。

畢竟,利益是雙向的。

季如歌離開周莊之后,周豐叫來了家丁仆人,開始準備變賣家業,遣散家丁和仆人。

殺手殺人,向來都不會暴露雇主,周豐這么做看上去有些小題大做了。

而他要付給季如歌的酬金將近十萬兩銀票,如不傾家蕩產,根本無法湊齊。

周豐這么做的真正原因,并不是畏懼江南幾大派追查季如歌,到時候將賬算到他的頭上。

而是當年造成佟家血案的人里,也有他一份。

佟家以綢緞莊起家,當時聞名江南的梅花莊正是佟家的產業。

當時江南流傳著一句話:

“江河分南北,綢緞只一家,江南佟家里,梅花緞是甲。”

說的便是江南佟家綢緞甲天下。

那時候,周豐是佟家最勤奮的家奴,年少有為,將佟家的家業處理的妥妥當當,是佟家所有家奴仆人的領頭人,被佟家老爺十分重視。

也正因如此,他在佟家的地位堪比管家,他結交各路好漢,就在那時候結識了葛明、葛長壽兩人。

這兩人自有修習家傳劍法,葛家在數十年前,原是一門富貴之家,葛家的太逸劍法曾經名震江南,其后衰敗至他兩一代。

所以葛明兄弟日日盼望有朝一日能有重新廣大門楣的機會,無奈囊中羞澀,空有一身本領,卻無立足之地。

兩人在酒館喝酒,結識了當時的丹州第一大富之家當差的周豐,三人成了無話不說的好友。

周豐常在佟府進出,和佟家大小姐佟歡歡有了意思,兩人背著佟老爺私會了無數次。

不料有一日,二人在后院私會的時候,被佟老爺發現,將之暴打一頓,還被逐出了佟府......

......

季如歌出了周家莊,騎馬又出丹州城,途徑淮江。

山崖如壁,陡立一側,淮江依崖,順流而下。

崖上幾株青松蒼翠,崖下水流緩緩,這一側山巒平復蔓延到了淮江邊上,青郁郁的草已經能沒過馬蹄。

除了對面山崖,四下都是平野,這邊一道丈許的清澈小溪緩緩匯流入江。

正值太陽的光被那壁陡崖擋住,這一面擋出了一大片陰涼。

季如歌勒馬歇腳。

躍下馬來,他輕輕扯下自己的假胡須,換回小雨的面容來。

在清澈的溪邊胡亂的捧了幾口溪水入腹,再洗了把臉,坐在一側的草地上,感受著這青山綠水的氣息。

馬兒脫了韁繩,沒有走遠,小雨喝水的同時,馬兒也喝了幾口。

小雨休息時,馬兒在一側安靜的啃著地上的新草。

坐在草地上的小雨,看著平靜的淮江,臆想著當年佟家血案的根本原因。

小雨不知道當年周豐曾和佟家小姐有過一段舊事,他只覺得,這周豐為佟家報仇,是當初佟家覆滅之后他沒有能力為主家報仇,在等待時機。

而如今周家家大業大,所以找上了七層樓幫忙。

江面上,一個小石子打出幾個跳動的波紋,小雨又嘗試著扔了幾個,再打不出三連跳了,于是扔了手中石子,起身,喚過馬兒來,準備回揚州。

“嘿,小哥,去揚州的路怎么走?”一個身穿中原服飾的漢子,長得有幾分粗獷,說的中原話卻有些不利索,音調十分不準。

那漢子的身后是一行配著長彎腰刀的漢子,衣服雖然穿的是中原人樣子,可那腰刀卻像極了北蠻子的刀,估摸著不是中原人。

小雨拉著馬鞍,一個縱身躍上馬背,指了指東偏北的那條馬道,回道:“順著這條路一直走,便能到揚州城。”

說實話,開始閱讀的時候,真有點看不下去,因為本身對克蘇魯的設定不太熟悉,加之作者(寒之鴉)又添加了一些新設定和名詞:“迷道”“天瑪斯”“鑄骨者”等等很影響閱讀的順暢感,本身小說《季如歌》開始主角(周豐,佟家)和女主的性格也令人感到比較糾結和神經質,讓我差點錯過了這本好書。但是耐心往下看之后,卻意外地覺得很帶感。隨著情節的推進,一副恢弘的奇幻畫卷徐徐在我眼中展開,不管是主角(周豐,佟家)甚至是某些短暫出場幾章就去世的配角,都令人印象深刻。當然問題也有,作者(寒之鴉)很多描寫過于瑣碎,而且完全沒有必要讓一些動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