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覓道圖》家族式修真 全文免費閱讀 覓道圖主角是小山,趙魯生的小說
《覓道圖》家族式修真 全文免費閱讀 覓道圖主角是小山,趙魯生的小說

覓道圖 學古無韻 著

小山,趙魯生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6 08:21:05
《覓道圖》為學古無韻執筆,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精彩內容試看:辰時中,鐵匠鋪內落針可聞,靜得可怕,氣氛沉悶異常。趙魯生臉色鐵青地坐在鐵器打造室的小凳上,他身邊是一臉呆愣的武小山及眼呈死灰毫無生氣可言的武大剛,陸相拳頭緊攥著,臉上寫滿氣憤之色,他緊挨武小山站著。屋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辰時中,鐵匠鋪內落針可聞,靜得可怕,氣氛沉悶異常。

趙魯生臉色鐵青地坐在鐵器打造室的小凳上,他身邊是一臉呆愣的武小山及眼呈死灰毫無生氣可言的武大剛,陸相拳頭緊攥著,臉上寫滿氣憤之色,他緊挨武小山站著。

屋內誰都沒有說話,陸相很想問一個究竟,但是在這沉悶壓抑的氣氛中,他連呼吸稍稍粗重一些都不敢。

或許是害怕師父責罵他的不聽話,但更多的卻是難以言清的哀傷情緒使然,他盡管年幼,但也知道曾經異常疼她的小雨姐已經死去。

他心中有恨意,但更多的卻是不解,他想不通為什么師父師兄要與旁人相爭,好好相處不是很好嗎!

在他們身前不遠的木板之上,寧小雨橫躺著,她依舊如生前般清秀、美麗,只是少了曾經慣有的溫柔。

武大剛將寧小雨抱回之后,便雙眼無神,一如行尸走肉,便連對寧小雨的梳洗,都是趙魯生請隔壁史老婆婆幫助完成的。

好半晌,趙魯生鐵青的臉終于稍稍緩和,“大剛,將小雨入棺吧,早些將她安葬。”

接著看向陸相,“小陸子,與你小山哥到他家將他娘接來,快去快回,我們要連夜離開海子。”

聽到師父趙魯生所言,陸相偷偷看了一眼臉猶嚴肅的趙魯生,并不敢答話,只是輕輕扯了扯武小山的衣袖,呆愣的武小山一激靈,不滿地看了陸相一眼,似乎責怪陸相打擾他想事情。

見他的神情,陸相小聲說:“師父讓我們去你家將大娘接過來。”說完也不管武小山聽沒聽到,拽著他便往打造室外走去。

趙魯生見陸相二人去后,起身走到武大剛身旁,拍了拍他肩膀。

“大剛,我說將小雨入棺吧,你這樣像什么樣子,男子漢大丈夫,不想怎樣為小雨報仇,反而在這里如此不死不活的模樣,你難道不想報仇了,你對得起小雨嗎,還有你娘你不管了嗎?”

武大剛在趙魯生一番呵斥之下,眼中溢滿了淚水,終于有了一絲生氣,許是因為聽到趙魯生說該為寧小雨報仇的話,他吶吶自語,“是的,我要為小雨報仇,殺了那個狗賊。

接著他雙眼含淚沖趙魯生說道:”師父,我錯了,希望師父教授弟子武藝,弟子一定要為小雨報仇。”

見武大剛不再那般死氣沉沉,趙魯生面上露出一絲欣慰之色,“我們先將小雨安葬了,至于報仇之事,我們再商量一個萬全之策。”

聽了趙魯生的話,武大剛慢慢走向寧小雨尸體旁,看著寧小雨那蒼白清秀的臉,他剛拭去的淚水又瞬間掉落,淚眼一瞬不瞬地看著這張曾經朝思暮想的臉龐,他似乎要將寧小雨的美麗裝進那剛恢復些許神采的眼中。

接著,便走向寧小雨尸體側面,呆愣愣地看著那口棺材,好半晌才伸手掀棺材蓋,見他如此,趙魯生一直不曾打擾他,直到見他去掀棺蓋,才走近棺材旁與他一同打開了棺材蓋。

陸相二人一路快步朝武小山家中奔去,也許是因為鐵匠鋪的氣氛使然,陸相沒有說什么,只是一路跟著武小山飛奔,即使跑的有些疲累也全然沒有停下的意思。

武小山一路上也沒有任何聲音,只是一味朝家中趕去,他完全沒有從這場變故中反應過來。陸相因為年紀尚幼,對此雖有哀痛,但更多的不知說些什么,他沒有經歷過這樣的事,一直感覺到難以緩神的沉悶,壓抑的無話可說。

轉眼又回到剛才他們與嚴經緯交手的南街,本來從交手之處到武小山家最近,但是在武小山的帶領之下,二人繞過過那里往家中趕去,武小山依舊難以面對剛剛的變故。

南街一座小院前,陸相與武小山快步奔來,武小山大步向前推開了木門,沖屋中大喊道:

“娘,收拾些東西,我們一起到鐵匠鋪,師父說,海子這里我們不能呆了,我們來接你過去。”

一佝僂身軀顫顫巍巍從里屋走了出來。

“小山,你回來了,你哥呢?

小陸兒,你也來了。”

這是一個看面貌上不顯老態卻又身體羸弱的婦人,武小山疾步走到他的身邊扶住了她。

“娘,快收拾一下走吧,師父和我哥還在鐵匠鋪等著呢!”

武小山的母親武大娘發了一場大病后便有些神志不清,逐漸地耳朵也有些聾,陸相來了她家許多次她才對陸相有那么一絲印象,知道陸相是兩個兒子的師弟。

武大娘是一個堅強而善良的女人,不然也不能一個人將兩個兒子及一個媳婦拉扯大,所以平時對陸相很好,有什么好吃的總留一點給陸相。

陸相對于這個神志不清的老人頗為尊敬,就到她如自己的娘親一般,只是平時和她交流起來頗為困難。

見武小山扶住了武大娘也走到另一側扶住她,一同往她剛出來的里屋走去。

收拾東西的時候,武大娘終于想到了寧小雨,“小雨哪去了,我的衣服一直是她收拾的,喊她幫助收一下!”

陸相一聽說道寧小雨,正要說話,武小山已經搶先回話,“嫂嫂有事,一久才會回來,我們幫您收拾就是了。”武小山的話音有幾許哽咽。

武大娘神志本不清晰,對于武小山哽咽的話語和漏洞百出的解釋并沒有深究。

將近午時,陸相隨著背著自己母親的武小山回到鐵匠鋪。

此時,趙魯生與武大剛二人已然沒在鐵匠鋪中,陸相用帶著幾許疑問的眼色望向武小山,因為武大娘在,武小山并未細說,陸相從他的神情判斷,知道他們應是去埋葬寧小雨去了。

一個活生生的生命瞬間便沒有了,而且是一同長大的嫂子,這對于武小山而言,打擊不可謂不大。

寧小雨是一個孤女,比武大剛小,比武小山大,在七八歲時,不知怎么的便流落到海子鎮。

武小山母親看小女孩可憐便收留了她,和武氏兄弟一塊玩兒長大,因與武大剛情投意合,便定了親。

本打算待武大剛出師便成親,不想還未成親已然死去。

陸相對于生死還不甚明了,只知道對自己極好的小雨姐將不會再如往昔一般,逗弄自己,自己也不能再吃到那些好吃的飯菜。

一直等到未時末,趙魯生與武大剛才回到鐵匠鋪,武大剛身上已少了許多那種傷痛欲絕。

許是聽了趙魯生的勸導,只是雙眼血紅得瘆人,幾欲噬人,武大剛已將傷心轉為仇恨的怒火,便連陸相叫他也沒回答。

趙魯生見陸相三人已在鐵匠鋪,便說道:“小陸子,你照顧你大娘。

小山,你到鎮上雇一輛馬車,我們要馬上離開海子。

我和大剛到北街處理一下鐵器。”

陸相見師父說要離開海子便慌了,“師父,我們要去哪?我爹娘還沒有回來呢,怕他們回來怎么找不到我。”

趙魯生回頭看了一眼可憐巴巴的陸相。

“先到綏汐,我會安排的。”說完便去忙活去了。

武小山也快步朝東街而去。

很快,鐵匠鋪便只剩下陸相與武小山的母親,陸相將武大娘扶到里屋。便來到鐵器打造室,一邊收拾趙魯生與武大剛遺落的鐵器,一邊想著師父的話。

到綏汐去,自己還沒學好鐵器打造的技藝,自然去不了堂哥所在的兵器閣,那自己該到哪里去?

他并不知道趙魯生以前便是出自兵器閣,即使陸相技藝有成,是否能到兵器閣還是兩說。

“真的掙到錢便什么都能夠有嗎?”陸相開始對以前的想法有了疑問。

想著師父與師兄們雖然不是非常有錢,但也并不差錢,但是還是受人欺負,最終小雨姐被人殺害。師父為什么不想法討回公道,而是急急讓他們搬離海子鎮。

想了一會,陸相已然明白,想來應該是怕那官府公子再來尋仇的緣故,但是他們本就是受害的一方啊!

那些人賠錢都不要,還要搶小雨姐去當丫頭,這是什么道理,在此處,掙錢有用嗎?陸相一個人一邊收拾著鐵器一邊梳理著這一切。

“對了”想著想著,陸相突然自己冒出一句,他終于想清楚了關鍵所在,因為那個嚴經緯是柏寧縣府中人,“民不與官斗”,所以師父才讓他們避讓。

想通了事情的關節,陸相對于掙錢的想法已經不再堅定,因為有錢也許一樣受人欺負,而起被欺負了還要避讓。

如何改變這樣的境況,陸相有了自己的想法,他想到了黃仕璀,那個給他小牌讓他到綏汐找他的青衣中年人。

去當伴讀,既是伴讀,便要攻讀文章,讀好文章便可以參與科考,倘若高中便可為官,這樣,便不會受人欺負了,這便是陸相的想法。

但是陸相的認知里,伴讀書童都是要簽賣身契的,所以他又想著該如何說服黃仕璀,不簽訂賣身契伴讀,當自己有把握科考高中時能夠去參與科考,對于到綏汐陸相開始向往起來。

傍晚,武小山先趕著馬車帶著一袋牛肉回來,接著,趙魯生與武大剛也回到鐵匠鋪,陸相見他們回來便走進里屋將武大娘扶出來。

趙魯生讓陸相扶武大娘上了馬車,用血紅的雙眼打量了一下鐵匠鋪后說道:“我們連夜離開吧,遲恐生變。”

接著嘆了口氣,無奈說道:“走吧,或許還會有回來的一天!”

一部十分平庸的婚戀小說,作者(學古無韻)有文藝青年的情懷,小說也有點想模仿《覓道圖》的感覺,但是筆力不及,把整部小說的劇情往文青方面帶的無比尷尬。在感情戲方面,男主(小山,趙魯生)和幾個女主的感情鋪墊不足,有時候發展的會讓讀者感到莫名其妙。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