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一起墮落嗎神明》永遠的7日之都神明墮落線 婚戀小說 一起墮落嗎神明69
《一起墮落嗎神明》永遠的7日之都神明墮落線 婚戀小說 一起墮落嗎神明69

一起墮落嗎神明 后君子 著

王賢,王公子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4 17:18:48
這回本喵推送給各位兄弟姐妹們后君子原創小說《一起墮落嗎神明》,主要角色是王賢,王公子,文筆穩重情節引人,相信各位鬧書荒的老鐵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精彩情節試讀 小孩掙扎扭動胳膊,漲紅了臉,聲音顫抖:“你干什么,放開我。”說著不停拍打踹著。王賢干凈的衣服留下幾個黑黢黢腳印,他陰沉著臉,蹙眉盯著小孩,抓得更緊,陰森森道:“你是要我卸下你的胳膊?”頓時,小孩哭起來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小孩掙扎扭動胳膊,漲紅了臉,聲音顫抖:“你干什么,放開我。”說著不停拍打踹著。

王賢干凈的衣服留下幾個黑黢黢腳印,他陰沉著臉,蹙眉盯著小孩,抓得更緊,陰森森道:“你是要我卸下你的胳膊?”

頓時,小孩哭起來,“哇”的一聲驚動了周邊。

“救命啊救命,有人販子啊!”別看這孩子小,喊聲嘹亮,聲聲震耳,見周圍有人匯聚,又哭喊:“要殺人了啊殺人了!”

果然,大爺大娘圍過來,紛紛義憤填膺指責,有的大爺還過來動手。

我好像明白了些什么,擠進人群里,看著小孩哭喊漲紅的臉,問:“小朋友,你是不是撿到什么東西了,不屬于你的東西?”

小孩倔強道:“我沒有。”

王賢將他拎起來,他疼得啊啊真叫,大爺要開始動手阻止了,王賢道:“大爺,你喝茶去,我這還要主持公道。”

大爺訕訕停住,仔細端詳片刻,猶豫道:“你是王記米鋪的王公子?”

“正是在下。”說著就把小孩倒立上下搖晃,晃得他啊啊求饒。

大爺了然,回頭對著父老鄉親:“都散了吧,是王賢公子,那個樂善好施的王公子。”

人群中有人這樣說著:“哎呀,這是王賢,是那個經常幫助鄉里的王賢。”

“如果是王公子,那這個小孩一定有問題,你瞧他臟兮兮的樣子肯定是小偷。”

“對,小偷,穿的破破爛爛,小孩到這個年紀,沒有父母管教,偷雞摸狗多少會干一些……”

“對對,一定沒錯……”

“王公子一定是在做好事……”

好事的大爺大媽一言一句猜測著,王賢好像什么也沒聽進去,繼續晃著小孩。

終于,“啪嗒”一聲落在地上,是一個藍色的錢袋,上面還有“林”字樣。

這是我的錢袋,我趕緊拾起,打開瞧瞧數目,沒錯,的確是我的,早上就帶了三十二文。

王賢放下那小子,小孩已經被嚇住,意欲跑走,他一把拉住衣袖,冷冷問:“去哪兒?”

小孩驚慌地哭出聲來,連聲說:“這……這不是我的。”

“我知道不是你的,我問你錢袋是誰的?”王賢一把拎過,把他送到我面前。

小孩濕潤通紅的眼睛害怕地看著我,懦聲道:“是她的。我偷拿的。”

我問:“你是誰家小孩,你爹娘呢?”

孩子搖搖頭,“我爹出門了,我后娘不管我。”說到這里,他哭訴著:“叔叔,求求你們不要把這件事告訴我后娘,求求你們。”

群眾中有人出聲:“小遠?是小遠你啊。”

這時,小孩“哇”哭出聲了。他已經被人認出來,回到家自然逃不過責罰。

王賢聽到哭聲,面色不悅,怕了小孩腦袋一下,嚴肅道:“哭什么,做錯事就要受到懲罰。”

小孩子哭得越來越傷心了。

周圍有人說這件事一定要告訴他后娘。

我有些心軟,妥協道:“算了算了,小遠,這件事我不和你計較。走吧。”

王賢這次終于把注意力放在我身上,看著我說:“這次放縱他,下次他會再犯。”

“也許他這次真的知道錯了呢。”

人群中有人開口:“小遠的后娘對他不好,經常打罵,這次又是一頓揍,你們就算放了他,他回家也不會好過。”

這……可怎么辦。

小孩哭著拉著他褲腿,道:“叔叔,我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我給她當牛做馬,求求你了,千萬別把我帶回家。”

王賢道:“知道還不去做。”

小孩得令,聽話地在我面前跪下,“姐姐,我錯了,我給你道歉,對不起,以后我再也不干這種事,請原諒我。”

我并不想孩子這樣,連忙扶起來,“算了算了,起來吧。”

王賢道:“行了,這事就不追究了。”說著,他面向廣大群眾,揚聲道:“各位,今天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要把這件事情告訴這小孩的家人,就當幫王某一個忙。王賢在這里先謝謝各位父老鄉親了。”

群眾們:“好,王公子說的話,我們都聽的。這小孩后娘也苛刻,自然不講的。”

大家講完也散了,集市又恢復成原來的樣子。

小孩立在中間,不知該不該走,一臉渴求望著他。

他道:“走吧。”

小孩像得了特赦令,撒腿就跑。

我上前感謝,問:“你就是王記米鋪的王賢公子?”

“正是。”

“不知現在有沒有時間去喝茶?”

他對我這個要求好像不感興趣,“姑娘不必放在心上。”

“我是林繡,你可聽說過。”我開門見山。

他蹙眉思忖,打量一瞬,恍然道:“你是林老爺的千金?”

我有些意外這個反應,一般來講,定了親應該對對方的名字熟記在心,怎么反而有些陌生?

不過細細想想,如果他不在心,這事情不就更好辦了嗎?

我說:“不知是否有空?”

他深深看我一眼,隨意望向遠處,回:“就你身后的茶樓吧。”

我轉身看去,的確是有,回:“請。”

他跟著我上了樓,斟了一杯茶送到他面前。

他不知我想干嘛,只疑惑看著我斟茶倒水,最后舉起杯子,細細啜飲著。

我說:“不知道王公子對這門婚事怎么看?”

他抬眼看我,送到嘴邊的茶杯又放下來,嘴角帶著淺淺的笑,說:“原來是這樣,我還以為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繼續說:“王公子是同意了?”

他帶著笑意看我,道:“王賢即可。”他給我斟了一杯茶,送到面前,慢悠悠回:“林繡姑娘,是不是對我不滿意?”

這……這話該怎么回。

我順勢舉起慢慢啜一口,腦子在組織語言,委婉道:“你的條件都不錯的,金陵城的女孩子都不會拒絕。只不過我這人實在是差勁,恐怕配不上你。”

他的一雙幽深的眸子定在我身上,道:“林繡姑娘說笑了,林府的條件自不用說,你名聲清白,哪來的不配。”

我呵呵笑著,又道:“我這人毛病太多,有些話說不出口,以后來到你們家恐怕只怕你們煩心。”

“誰身上都有毛病,互相包容不是問題。”

“我這人吧,受不了別人的毛病,到時候傷了你們一大家子的和氣。”

“我爹娘都是通情達理之人,他們不會和你計較。實在不行,咱倆以后可以搬出去住。”說完給了我一個淺淺的笑臉。

“我身上有病,生兒育女恐怕艱難,不能拖累王家。”

他無所謂道:“這不強求,我大哥大嫂已經生養四個孩子,以后王家會有后人。”

我實在忍不住了,沉不住氣問:“那你呢?你不想當爹?”

他和善地和我對視,“可以讓大哥過繼一個也無妨。生兒育女對女子來說是鬼門關,我不強求。”

我盡力平復激動想吵鬧的心緒,笑呵呵道:“你真的想娶我么?還是說,你娶了我,就能得到真正想要的那一個。”

王賢聽完,自顧自地望著窗外,手指輕輕點著桌面,好像在想著什么。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已經開的口就要把話說明白。

“我知道你喜歡一個女子,可是她出身不好,如果這次你能退婚,我可以幫你們。”說完我期待的看著他的臉色。

聽到這句話,他終于認真看我,面無表情道:“哪有什么女子值得我動心。”

我回身看著四周,在桌上寫下“婉”,說:“至于她全名就不說了。只要你能答應我退婚。我有辦法給她新的身份。”

他像聽到了什么笑話,大笑道:“我都做不到的事,你怎么做,更何況總有人認識她,你就算換了新身份,她也逃脫不了熟人的相識。”

聽到他親口承認我心里松了一口氣,全勝追擊,“我身上有一種東西可以改變人的樣貌。”說著我把呂望修的東西拿出來,這是上次他騙我的人皮。

看到這個東西,他懷疑地反復撫摸,微微有些震驚,訝聲道:“這是易容術?”

我點點頭,這張還是我千辛萬苦從呂望修身上偷來的呢。

“你怎么會有這種東西?易容術只有大梁的呂家才會。”

我笑笑,“這是我認識的一個朋友給的,只要你同意,我可以立馬幫她換成這張皮。”

他有些心動,摸著人皮面具,感慨著:“這觸感好像真在人的臉上,沒想到這次能幫上她。”

我收回面具,有了勝算,問:“答不答應?”

他笑著點點頭。

我臉上終于露出笑容,放松吐了一口悶氣,“那你現在就去我家說。”

“先幫她。”

“去我家。”

“幫她。”

“我家。”我強硬的吐出這兩字,惡狠狠地盯著他。

他笑笑,“隨你吧。解除婚約的事沒那么容易,中間可能還需要一些時日緩和。”

“我知道。”

“既然這樣,我先走了。”他放心的看我一眼離去。

我面帶笑意,意味深長的看著他走在大街上,最后消失在人群中。

然后,我的笑容僵住了,心里開始發愁,愁什么呢?

易容術我不會啊!

我只有人皮面具!

怎么辦?!

本來當時只是想試一下,沒想到這還真是他的軟肋,話已出口收不回來,只能想辦法。

剛才王賢說這易容術只有大梁呂家才會,難不成還要去找他?

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以婚戀為背景的小說很多,但《一起墮落嗎神明》卻是相當有味道的一本,后君子作為一名職業律師,寫得東西也十分嚴謹而又不乏趣味。在后君子的設定中,男主角(王賢,王公子)其實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動劇情和襯托各色女主角。但實際上,隨著劇情的逐漸展開,隨著王賢,王公子由棋子逐漸變成棋手的成長過程,他似乎跳出了后君子的限制,形象也變得愈加豐滿起來。我覺得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記得金庸在某小說的后記中曾說過,往往小說情節的發展會隨著主角性格的設定而偏離作者原先的規劃,甚至作者都無法干預了。扯遠了,前段時間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