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藍白社》氪金魔主 by魔性滄月 藍白社健氣受
《藍白社》氪金魔主 by魔性滄月 藍白社健氣受

藍白社 魔性滄月 著

車蕓,張赫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4 17:18:41
《藍白社》是魔性滄月執筆的一本都市網絡故事,設定令人拍案,文筆淋漓盡致,值得閱讀。《藍白社》主要講的是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抓捕行動,車蕓從一開始就是要把所謂燕大師抓走的。無論燕大師怎么說,無論他算得對不對,都少不了走一趟。為什么?真像燕大師說的,有人要搞他嗎?還是楊哥要拋下他?不可能,如果是楊哥想拋下他,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抓捕行動,車蕓從一開始就是要把所謂燕大師抓走的。

無論燕大師怎么說,無論他算得對不對,都少不了走一趟。

為什么?真像燕大師說的,有人要搞他嗎?還是楊哥要拋下他?

不可能,如果是楊哥想拋下他,就應該用更大的罪行,讓他無法脫身,而不是用這么點無關痛癢的小事。

所以這個小小的罪行,只是個幌子,只是個把燕大師送入拘留的借口。

不出所料的話,一定有人會比所有人都快的,先一步把燕大師撈走。

是為了燕大師的本事?

墨窮知道,燕大師算的其實很準,包括車蕓的內心想法也表明,她其實相信燕大師所說。

就是不知道,是私人集團所為,還是官方的意思。

“哈!他算得本來就不準,就是個騙子,我……”張赫正說著。

墨窮急忙拉住他道:“信則有,不信則無,是不是騙子讓警察判斷吧。”

他可不想張赫說出,燕大師沒有算準自己的事。

只要他這里不泄露,燕大師自己一定是咬死他算得沒錯,畢竟直到最后,燕大師也不相信墨窮得到了七百萬。

“這個車蕓是誰啊?有點牛啊,竟然讓姓楊的放棄了自己的搖錢樹?”

“姓車的話,是世界環保基金會華夏部長的孩子吧。”

“這過江龍,在我們這也說不上話吧?”

“也可能是姓楊的自己想搞燕大師,故意配合。”

有幾個人議論紛紛,還是覺得沒那么簡單,畢竟會所老板的反應太現實了。

要么車蕓的背景沒他們想得那么簡單,要么這件事會所老板也有參與。

不管是哪種可能,這個車蕓都值得結識一下,能讓老板果斷拋棄他的搖錢樹,這不是誰都能做到的。

張赫也拉著墨窮靠過去,與車蕓攀談起來。

車蕓談吐大方,在眾多富家子弟中交談得游刃有余。

張赫確定了車蕓的身份后,說道:“去年我父親還去魔都和你父親一起開會呢,沒想到車小姐會來廈港玩。”

車蕓笑道:“也是聽朋友介紹來的,林焌盛情難卻,我就來廈港玩了。”

林焌在一旁笑道:“我邀請了車小姐那么多次,也就這次車小姐給了面子啊。”

他說完,墨窮就突然感應道了車蕓的內心想法:沒有公事我哪有時間理你?

“噗……咳咳……”墨窮一口氣嗆到了,哭笑不得。

在他面前,車蕓的真實想法根本藏不住。

被墨窮咳嗽的動靜吸引,車蕓看了看墨窮道:“小哥好像在我之前算過了吧?算了些什么?”

墨窮急忙道:“算了算事業,說我是給人打工的命。”

說到這,林焌等人都看向墨窮,有些詫異。

“打工?”林焌笑道。

倒是車蕓笑道:“挺好啊,打工沒問題,關鍵是看給誰打工。公務員不也是為國家打工嗎?”

與此同時,車蕓的內心想法是:有的工,不是誰都能打的。

墨窮眉頭一挑,說道:“是啊,為國家打工,為社會打工,不都是打工嗎?還有的人一輩子都在做慈善義工,車蕓你說呢?”

車蕓一愣,笑道:“我也做過義工。”

心里接道:在圖書館……

想到圖書館,她突然就覺得墨窮有點眼熟了。

‘這男的有點眼熟啊……是不是以前就見過的。’

墨窮微嘆:只是眼熟么,畢竟也沒什么交集,就只是見過幾次面,說過兩句話而已。

“有的時候,無趣而麻木地應酬,不如忘掉一切名利,做一做義工,也挺有意思的。”墨窮說道。

“無趣而麻木地應酬么……”車蕓眨眨眼,感覺墨窮說到她心里去了。

林焌在一旁眉頭微皺,見兩人聊得正嗨,不禁搶聲道:“車蕓,一周后有一場拍賣會,聽說規模很大,也許會有你感興趣的東西。你不是說最近半個月都很閑暇嗎?我們一起去玩啊。”

那場拍賣會上有許多拍品是來自于墨窮他們這次出海所得。

車蕓聽了,暗自后悔:借你的名義過來,真以為我跟你很熟啊,上頭預算了半個月,結果一周就把那家伙看穿了,剩下這一周我還不能晾著你……

不過她表面倒是微笑道:“那樣會不會太打擾你了。”

林焌說道:“這算什么?你好不容易來一趟廈港,我總要盡地主之誼的。”

車蕓維持笑容,卻是心里暗道:好煩啊,整天應付這群人,還要保持好關系,得什么時候才能轉正啊。我有這時間,還不如跟悠姐他們多學學本事呢。亦或者去圖書館做義工,起碼還能穩定賺功績。

察覺到車蕓內心的抱怨,墨窮暗自驚異。

轉正?轉什么正?她只是臨時工嗎?是為了專門和富家子弟圈子維持關系而存在的?去圖書館做義工,是為了穩定賺功績?為什么?

只見車蕓說道:“好吧,不過這幾天不行,我還有事,拍賣會我會去的,到時候再見了。”

車蕓最終還是答應了大家的邀請,似乎她的職責就是這個。

接下來與眾人的一一道別中,盡管她表面沒什么異樣,但墨窮在一邊旁聽,都覺得她心里很累。

明明她一刻也不想多待,立刻就想去找一個叫悠姐的人,似乎去晚了就見不著了。

對她而言,仿佛交朋友不是生活,而是工作。

她心口不一地應付著大家,墨窮總能感應到她的真實想法。

“這是超能力吧,但哪有超能力讓別人感覺到想法的?我的想法她就感覺不到。而且……為什么偏偏只有我?”

墨窮感覺太奇怪了,他對車蕓背后的勢力,也越發好奇起來。

……

車蕓走后,張赫帶著墨窮去SPA。

兩人趴在床上,享受著技師高超的手法。

墨窮說道:“張赫,到時候拍賣會,我也去吧。”

“哦?你真看上那車蕓了?林焌看樣子在追她呢,這人比較好面子,你最好別惹他。”張赫說道。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多認識些人,畢竟剛才你們圈子里那么多人,我都插不上話。”墨窮說道。

他原本是不想去參加那場拍賣會的,不過他想爭取到一次和車蕓單獨聊聊的機會。

對于一個心思敞開的人,想要套話太簡單了,車蕓幾乎無法在墨窮面前撒謊。

只要能抓住話題,就算車蕓什么都不說,她的心思也會把墨窮想知道的給說出來。

不過看樣子,車蕓恐怕也不知道,她的心思會被墨窮感受到。

提到喜歡車蕓,墨窮都感覺自己以前太懵懂了,還以為日思夜想,就是喜歡了。

可現在這么一接觸,原本那么一層朦朧感,頓時被捅破。

這絕對不是什么心有靈犀,這世上哪有心有靈犀能用來套情報的?

把這當成超能力的話,墨窮就釋然了許多。

他根本沒有喜歡過她,她唯一吸引自己的,就是這莫名的單向開放心聲。

“不出所料的話,今晚我會夢到她才對。”

墨窮每一次見到車蕓,晚上都會夢到她,夢到她睡覺的樣子,或者出席各種宴會,疲于應付,亦如今日。

“行,拍賣會在世界號上,邀請函我會給你搞來,去的時候穿正式一點。”張赫道。

墨窮嗯了一聲,跟張赫一直享受各種服務到十二點,才被送回酒店。

一到酒店,他就立刻躺在床上睡覺。

十幾分鐘后,墨窮迷迷糊糊地,看到了在一棟別墅中。

車蕓的視角,正在一個短發女子面前抱怨自己要去參加拍賣會。

“悠姐,你好意思笑?什么功勞都是你的,我還要應付那些紈绔,我真的快受夠了。”車蕓道。

那悠姐說道:“我才是羨慕你們好嗎?享受著安全自由的生活,如果可以,我倒想和你換一換。”

車蕓還是說道:“我真的好想轉正,早知道這個燕大師這么沒用,我就應該自己抓捕的,就不上報了。”

悠姐瞪眼道:“瞎說,有什么異常,必須上報,若是為了貪功而想自己解決,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唔……可我若是能獨立解決一次事件,就可以轉正了……”車蕓低頭道。

悠姐立刻說道:“這不是你的事,小蕓,你的心態很有問題,我懷疑你不能再勝任這份工作,我覺得有必要派人對你進行心理測驗。”

車蕓急忙道:“不用這么認真吧,悠姐,我保證會履行職責,剛才只是隨口說說,那個燕大師都說我會混到中游呢。”

“那個燕大師并不能看穿命運,他看到的只是一種可能的人生軌跡,本身是可以被改變的。”悠姐說道。

“不過,他說你最近有生命危險,你還是要注意點,有什么事立刻通知外交部。”

……

都市小說題材不斷推陳出新,就算是本身應該較嚴肅的小說,現今也演變成了各種惡搞娘化和變身,讓人腦洞打開;但如果溯本求源,這本《藍白社》可以算是此類文的鼻祖了,荒誕不經的語言,惡搞的手法,實在讓人忍俊不禁;同時由于作者(魔性滄月)本身惡搞太過,加之肚子里笑料的不可持續和較稚嫩的文筆,看到后面難免會讓人感到審美疲勞;不過不管怎么說,這畢竟是十年前的小說,在那個吃地瓜都能吃成大法師的壞境里,《藍白社》的創新確實難能可貴,所以本次點評我給這本書打三顆星。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