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緣來無處逃豪門烈戀 大叔受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BI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緣來無處逃豪門烈戀 大叔受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BI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 喵須糖糖 著

美玉,蕭以晴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4 17:18:40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為喵須糖糖最新力作,本網站免費提供“新書發布!”在線閱讀,無廣告,無彈窗,歡迎閱讀。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在這樣的小區住,估計沒有一個人胖子了,這一天上一遍下一遍都不用做運動,全身的脂肪就都燃燒掉了。”江一帆是一手拎著禮物,一手扶著樓梯的扶手跟在蕭以晴的后邊走。這個‘愛人花園’每一層只有一戶住戶,就連最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在這樣的小區住,估計沒有一個人胖子了,這一天上一遍下一遍都不用做運動,全身的脂肪就都燃燒掉了。”

江一帆是一手拎著禮物,一手扶著樓梯的扶手跟在蕭以晴的后邊走。

這個‘愛人花園’每一層只有一戶住戶,就連最頂層的閣樓也是一樣,這里使用的都是指紋識別的門鎖,完全省去了佩戴鑰匙的麻煩。

看著還是一個很先進的小區那,安裝這樣高檔的門鎖……

“咚……咚……咚……”江一帆如釋重負的敲著的門,感覺的能走到閣樓這層真的是太艱辛,太不容易了!

“誰呀?來了!”里邊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門被打開了一條縫,里邊露出了一個女人的臉,朝著門外張望。

“你好,你就是的馮美玉吧?

我是你丈夫丁博全公司的老板,之前有打電話給你,今天是來慰問你一下的。

你能不能把門開開呀?”

江一帆看著里邊的女人用掛上的門鎖的配的鐵鏈條,沒有把門直接打開,就覺得生氣!

這擺明了就是不把自己當好人嗎,看自己長得也一看也能看出來是個好人呀,早知道這個女人完全都不給面子,就應該像個別的理由約蕭以晴出來就好了。

還想的這個去探望已故員工的家屬,能在蕭以晴的心目中肅立好的形象那,這樣的行為在誰看來也應該是好老板的典范呀!

現在被這個馮美玉搞得自己像是一個壞人一樣的防著,這肯定會被蕭以晴取笑的,今天真的是太失敗了。

“我不是告訴你不用你來慰問了嗎,你怎么還過來!

你們還是走吧,我不想讓你們進來!”房間的里邊的女人雖然是沒有直接回答江一帆她是不是馮美玉,但是從回答上看她就是馮美玉。

一直站在一邊聽著的蕭以晴覺得好奇怪,這個叫馮美玉的女人為什么這樣不懂人情世故那,這樓梯那么陡都上來了看她,就沖著這份誠意也不應拒人于千里之外。

“馮美玉,你看你還是讓我們進去吧!

大老遠來的,不怎么能就這樣叫我們回去那。

難道你家里有什么不能見人的?”

蕭以晴現在都養成了職業習慣,只要覺得誰比較可疑,問起話來也像是審犯人似的。

“你怎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男人剛剛的死人,我就領個男人回家里住?

你們說話要要留點嘴得好不好,我可是一個正經的女人!

只是我家里很亂,所以才不請你們進我家的。

這是我家我想讓你們進就讓你們進,不想讓你們進就不讓你們進!”馮美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現在真的是世風日下呀,最可恨就是寡婦就既要立貞節牌坊,背地里又要偷男人!

江大哥,咱們還是走吧,不要影響小寡婦逍遙快樂了。”

蕭以晴故意用激將法刺激馮美玉,這一招她要是在不開門,估計就算嘴皮子磨破了她也是不會開的。

“你們胡說什么那,不要在這里詆毀我的名譽,現在我就打開門讓你們看!

你們這哪是來慰問的,我看你們是來存心氣我的!”馮美玉這回還真的是把門給打開了。

蕭以晴和江一帆終于是如愿以償的走了進去,一進到了馮美玉的家里,還真的是給人一種驚嚇的感覺!

這樣一個閣樓的房子是三角形的棚頂,只有中間的位子是高一點的,兩側邊緣就連半米高都沒有,這些都不是重要的,最主要的是整個房間的墻壁太震撼了!

一般人家的前面都是白色的或彩色的素雅顏色予以裝飾的,可是馮美玉家的整間房間的墻面上都畫滿了圖畫,這些圖畫不是什么鮮花綠樹,優美風景,也不是些花鳥魚蟲,而畫的都是一幅幅糾纏在一起的……

總的是只有想不到的,沒有你看不到的!

看著這些墻上的畫面,根本就沒有經歷過這些事情的蕭以晴和江一帆,真的是十分的尷尬,那些個香艷的畫面就算是不想看都會自己的映入到視線中,引發無窮無盡的聯想……

“馮美玉你們家搞得也太夸張了吧!

怪不得不想讓我們進屋。

這樣的畫,畫在了墻上,你們家肯定是不能愿意讓客人來的!

不過你天天看著這些畫能受的了嗎?

這樣的環境里,你真的能習慣嗎?

要是我在這樣的環境里生活,我想我可能會瘋掉的。”

蕭以晴一邊說,一邊看著墻上的一副真人比例畫惟妙惟肖畫,畫上畫的是一個不著寸縷女人在一個不著寸縷男人的身上……

這真的是太不堪入目的畫面了……

“你這是什么意思呀?

我覺得用這樣的畫來裝飾墻面很好呀,我看了以后都感覺很興奮!

墻上畫上這些畫,有助于激發夫妻的……還有學習引導的作用那。

記得我第一次,被丁博全帶到他這個畫滿了整個墻面這種畫的房子的時候,滿腦子都是一個問題,這樣不穿衣服的男女這是在做什么?

為什么貼的這樣近,為什么要不穿衣服?

為什么要做這樣古怪的動作?

為什么不穿衣服的男人身體前邊會畫出一條棒子?

哈哈哈……

想想當時真的是什么都不懂,真的是幼稚的不能在幼稚了!

可惜丁博全把我教的什么都懂了,他卻死了,嗚嗚嗚……”馮美玉說著說著就傷心的哭了起來。

蕭以晴仔細的打量著面前的馮美玉,這個女人梳了一個丸子頭,穿了一個白色的休閑短袖衫和短牛仔褲,看上去年紀就很小,就像是一個高中生的樣子。

這樣一個看上去年紀輕輕的女人就失去了丈夫,應該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可是現在看著她整天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了,說起話來這樣的輕浮不顧及臉面。

“這房間的畫都是誰畫的呀?

不會是你自己畫的吧?”蕭以晴看著這些亂七八糟的畫問道。

“你覺得我會畫畫這種畫嗎?

不是我畫的,這怎么可能是我畫的,我就會畫雞蛋,哈哈哈哈……”

馮美玉把蕭以晴和江一帆放進屋子以后就沒有了之前的謹慎和羞澀,完全是放蕩不拘的做派。

“你是你老公丁博全畫的了?”蕭以晴又繼續問道。

“我老公都死了,你怎么還提他,我看你們不是我慰問我的,是存心來刺激我的!

他在公司具體做什么工作的我還真的是不知道,她不讓我問他公司的事情,反正這畫就一直在墻上!

你們好好的看看這是用什么顏料畫上去的,我住在這好幾年了,這畫一點都沒有褪色,你們說不是不是很神奇?”馮美玉故意的讓她們看那些畫,之前她不讓她們進來就是不想讓她們看見這些畫,現在她們既然進來了就讓她們看給夠!

江一帆一進到馮美玉的家里,看到了馮美玉的家里的那些見不得人的畫,真的是想找個地洞鉆進去了!

這究竟是個什么員工?什么員工家屬呀?什么樣的家庭?就現在這種情況蕭以晴會怎么看自己?不會以為這些是都是自己事先安排好的吧?

真的是太尷尬了,這畫面能欣賞嗎……完了追求蕭以晴這件事情看來是泡湯了,本來還想當著蕭以晴的面給馮美玉一萬塊錢,顯示一下自己是一個非常關心員工家屬的老板,現在決定不給我!

“蕭以晴我們不要待在這里了,這里都是一些什么烏起碼黑的東西呀!

都是我的錯,早知道我這個員工家還是這樣的不堪入目,我說什么也不會帶你來的。

看這個馮美玉也挺能自娛自樂的,我擔心她會想不開完全是多慮了!”江一帆拉著蕭以晴的手就要往出走。

馮美玉坐在軟軟的沙發了,頭靠著散發的靠背,眼睛欣賞著墻上的畫,就像看那些不著寸縷的男女怎么看也看不夠似的。

“就知道什么慰問的都是擺樣子的,全是虛情假意的,這來到家里都不坐一坐就走,哪有一點是出于真心的!

也不知道來看我是不是專門做給誰看的!”馮美玉一邊說著一邊把目光投向了蕭以晴,意思很是明確就是故意說給她聽的。

“你要這樣說我真的是冤枉死了,那行我們現在就不走了,坐下來和你聊天再和你一起吃飯,看你還說什么!”江一帆真的是被這個馮美玉給打敗了,難纏這個女人真的是太難纏了!

“這還差不多,我帶我們看看你家的臥室吧!給我進來吧。”馮美玉似乎也是覺得客廳的那些畫有些影響氣氛。

“好,對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蕭以晴真的還是對這樣的一個女人產生了極大的好奇,會不會是她做的什么特殊行業,導致她現在這樣的言行舉止!

“別提了,我做的職業也說不出口,還是不要說了!”馮美玉是懶洋洋的從沙發上起來,朝著一扇門走去。

“這是什么意思?

你做的是什么見不得光的工作呀?

不會是做一些違法亂紀的事情了吧?”

蕭以晴警惕的問著,真的是沒有辦法猜出,馮美玉說這樣的話究竟隱含著什么意思。

“我是做歌女的,是不是聽了這個詞就覺得像民國時候的那種什么百樂門的歌女,夜上海,夜上海,你是一個不夜城……

哈哈哈……

你們看看我有沒有做歌女的資本?啊啊啊啊……

看看我的嗓子是不是很好?特別的透亮?就是沒人發現我,不然我就不是歌女而是歌星了。”

馮美玉看著江一帆和蕭以晴驚詫不已的表情又接著解釋道:“其實我的工作就是視頻聊天網站做歌女,我的工作就是濃妝艷抹的在視屏上扮可愛獻媚唱歌賺錢的!

用盡嫵媚哄著他們點我唱歌,給我涮網站的禮物,點的人越多我就能得到網站的提成錢!

這個工作白天都沒什么人點歌,都是晚上才有人點,只不過就是混點零花錢,排解一下空虛寂寞,反正所有的事情也都是只限于網絡上……

我在的那個網站可是合法的網站!

不會干那些見不得人的勾當的,不信你們去查呀!”

“你老公能讓你做這樣天天叫別的男人哥哥的工作嗎?

這樣的錢還真的不是誰都能賺的,全要看個人的吸引力了。

他都不會介意嗎?”

蕭以晴故意的夸贊了馮美玉兩句,希望她能得意忘形說出點不應該說的話。

“我老公他當然不知道了!

你想想哪個老公會喜歡老婆和別的男人親親我我的,眉來眼去的!

我都是背著他在干,反正他一天也沒有幾個小時是待在家里的。

現在他死了我想干什么干什么了……”

走進了馮美玉的臥室到是一反常態的素雅,墻壁是那個淡紫色的,窗簾是小碎花……

房間里和客廳顯然是形成了明顯的對比,房間里沒有什么家具,就一個立柜,一個張床,一個梳妝臺,蕭以晴先繞到了梳妝臺看看了,上邊擺著一堆的化妝品,看上去沒有什么離譜的地方。

“你們隨便坐,我知道你們在客廳里帶著會覺得別扭,你們喝什么?

我家有茶和汽水。”馮美玉詢問道。

“不用麻煩了,我不渴!”蕭以晴可不想喝馮美玉家的東西,雖然是爬樓梯爬的口干舌燥的了,但是還是要小心一點。

雖然江一帆和馮美玉表面上看著是很不和,但是也不知道是不是他們兩個人事先串通好演戲的。

“那給我來的點白水就可以了,我還真的是口渴了!”江一帆到是一點也沒有客氣。

“喝白水怎么可以那,還是給你泡點茶吧,我這里有鐵觀音,你稍等片刻。”馮美玉是嘴角微揚朝著江一帆來了一個媚笑,就去倒茶了。

看的江一帆真的渾身發冷,雖然這個馮美玉長得也聽好看的,但是女人一輕浮起來在他的眼里就是一錢不值毫無好感了……

“哎呀……”廚房的方向傳來了一聲慘叫。

“馮美玉你怎么了?”江一帆隨口的問了一句,并沒有趕到廚房去看,不知道馮美玉是不是又在耍什么花招。

“我的手被開水燙到了,麻煩你們在我化妝臺的抽屜里邊找一找燙傷藥膏,我記得是放在那里的。”馮美玉在廚房里喊道,聽上去是挺痛苦的。

蕭以晴按著的馮美玉說的拉開了那個化妝臺上的大抽屜,里邊沒有很多東西,就是有兩個裝禮物的那種帶花紋的紙盒子。

也知道燙傷藥膏在哪里,蕭以晴就隨便的翻了起來,可是沒有想到這盒子里邊竟然是一個十幾厘米長的小棒子!

這不是那種女人用的……什么棒,而且還是那種超大號的!

這個是馮美玉自己用的嗎?

這要是她自己用的,是不是馮美玉和丁博全之間是有問題的呀?

是不是丁博全滿足不了她的需要?

不然她為什么會有一只用這種什么棒的?

蕭以晴拿起了那個什么棒,原本只是在購物網站上看過這種東東,現在真的拿在手里,感覺這個玩意真的挺猥瑣的,正想把這個什么棒的放到一邊,卻突然間想到了一個至關重要的事。

丁博全是‘天天愛成人用品開發公司’的員工,他們公司就是做這種東西的,這會不會是公司給員工發的福利呀?

也許根本就不是馮美玉自己用的!

蕭以晴看這種什么棒還是電動的,不知道是不是經常使用的,要是經常使用的肯定里邊是放著電池的,還是把這個什么的棒的打開試試,反正也沒有見識過。

這個什么棒的開關就跟手電筒的開關似的,就是那種推上來推下去的那種,蕭以晴試著推了推,這個什么棒的就像瘋狂的小獸一樣又是晃動,又是伸縮的亂竄了起來!

本來想要關掉了那個什么棒的蕭以晴,慌亂之中竟然是關錯了方向,那個什么棒變得更加的強勁了,竟然是震的拿著那個什么棒的手都有些麻了!

這樣的東西在那個私密的地方這樣的運動,馮美玉也能受得了?

蕭以晴一邊是嘆為觀止的想著,一邊雙手并用的才關掉了這個動力十足的那個什么棒。

又在抽屜里翻了一會,還是沒有找到燙傷的藥膏,真的是有些懷疑馮美玉的居心了,這個抽屜里除了那個什么棒,就是她的內衣內褲,還是都是很性感的!

也許她說讓找燙傷藥膏就是個幌子,她這樣說的目的就是想要讓人看她抽屜里的這些東西……

自己是一個女人,她自然是不會想讓自己看到這些東西,難道她是想讓江一帆替她拿燙傷藥膏?想要讓他看見他抽屜里的這些東西?

這個馮美玉真的不是什么好女人,老公死了沒幾天就惦記著勾引老板!

不過這是事情現在可是好玩了,那既然她要江一帆看見就成全她好了,蕭以晴抱著看好戲的心態說道:“江大哥還是你來找吧,我去看看馮美玉燙的到哪里了!”

江一帆看著蕭以晴在抽屜里找了有幾分鐘了,要找也應該找到了,卻突然間要自己去找,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就只是“哦!”了一聲。

蕭以晴朝著廚房走去,想象著江一帆看見了抽屜里的那些東西是個什么表情,沒準他還真的能和這個小寡婦馮美玉擦出什么火花那,哈哈哈……

看著廚房里馮美玉用手嘴朝著手指頭吹風,手指頭是有一些發紅,看樣是真的燙到了,不過應該不是很嚴重!

蕭以晴真的是有點不敢往下想了,這個馮美玉要真的是不小心燙傷的到還好,要是她故意燙傷的話那這個女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馮美玉你的手燙的嚴重嗎?要不要去醫院?

我知道那個能治療你燙傷的不是什么燙傷藥膏,哈哈哈……

不過你抽屜里的東西真的是些……”蕭以晴旁敲側擊的說道。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家里有一只那個什么棒不犯法吧?

我一個寡婦,沒有個男人的,有了它慢慢長夜就不在寂寞了。

哎……

美中不足,這個玩意就是挺費電的!”

馮美玉就是這樣說的安然自若的,一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說著。

“其實你的心意我明白了,我出來就是想告訴你我會幫你的!”蕭以晴臉上帶著意味深長的笑。

“不是你想象的那樣的!”馮美玉突然間臉上就有點凝重了起來,想要狡辯卻又不知道怎么說什么好。

“好了我話已經說到了,你還是抓住機會呀!

馮美玉你家的洗手間在哪里,我想借用一下你家的洗手間。”蕭以晴故意大聲的說著后半句,好讓房間里邊的江一帆也能聽到。

“哦,就在右邊第二個門!要不我帶你去!”馮美玉的心情是異常的好,帶著蕭以晴就往洗手間走,也不知道她是不是因為蕭以晴要回避給她制造機會才這樣興奮……

馮美玉家雖然是住的閣樓屋,但面積還真的是不小,這樣的閣樓屋全部的面積能有個八十平米的樣子。

洗手間還真的不是一般的大,能有三十多平米!

簡直就是占用了整個房間面積的三分之一,洗手間里安了一個圓形超大的沖浪浴缸,占據了整個洗手間一半的面積,外邊還修了一個貼滿了韓國流行的時尚馬賽克的浴缸臺子,把整個浴缸嵌在了里邊。

這都是有錢人才弄的玩意,看上了里邊躺下兩個人,腿都不用打彎!這一套下來沒有個五萬塊是下不來。

蕭以晴根本就沒有想要去什么洗手間,就是想著個她們制造單獨相處的機會,哎就這樣待在洗手間里真的是好無聊!

雖然馮美玉把洗手間打理的很干凈,里邊的空氣還是挺清晰的,總不能在馮美玉家泡個澡在出去吧……

蕭以晴走到了洗漱臺的邊上,洗了一把手,想著一個男人和一個女人產生火花最快需要多長的時間,只要她們兩個看對了眼今天也算沒有白跟著江一帆來!

估計就憑馮美玉的本事有個十分鐘就能搞定江一帆的,要是江一帆真的沒有被馮美玉的手段給虜獲那可真的是奇怪了。

蕭以晴的目光盯著鏡子看,怎么看怎么覺得這個鏡子后面像有一個柜子似的!

蕭以晴怎么看這面鏡子都覺得有點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去來具體哪里不對勁。

看來開去就是覺得這面洗漱臺上的鏡子背后是個柜子!

反正現在也不能馬上出去,蕭以晴就用手拖著鏡子的底邊,輕輕的往上面揭起來看,隨著鏡子輕輕的抬了上去。

里邊真的有一個柜子!

原本被鏡子擋住的墻面上竟然真的是有一個隱蔽的暗柜!

這個暗柜并不是很大,就是一個普通鞋盒子大小的一個空間,里邊全部都是黑色的,往里邊望去好像是空的,里邊什么東西都沒有放似的。

這樣隱秘的暗柜里,不可能什么都不放的呀?

看著沒有也不代表真的沒有,蕭以晴不甘心的伸手在暗柜里摸了摸,果然摸到了一樣東西!

看來應該是一個紙制的東西,順手拿起了那個摸索到的東西,是一個信封!

看著這信封真的是有些感慨,里邊的暗柜是黑色的,這個信封也是黑色的,這是巧妙的利用了色彩掩蓋這個信封的存在呀!

這樣乍一看還真的是看不出來里邊有一個信封。

費了不少的心思,藏得這樣的隱蔽,肯定還是什么重要的東西,蕭以晴準備馬上的打開這個黑色的信封,但是這個黑色的信封口是密封著的!

現在要怎么辦?

根本就沒有資格拆開這個黑色的信封。

就這樣放棄了,那是多么的可惜呀!

想到這里蕭以晴不死心的查看著封口處,又試著用手摳了摳封口的邊緣處,嘴角不由的上揚了起來,這個黑色信封是用雙面膠封的口,而這黑色的信封是用防水的紙做的,上邊是附上了一層塑料薄膜的!

這樣一來想要不漏痕跡的啟開信封的口也不是一件什么難事了,只要小心點應該是會神不知鬼不覺的。

小心翼翼的一點點的揭開了信封口,朝著里邊看了看,好像里邊就只有一張照片!

這究竟是個什么照片呀,藏的這樣的隱秘,難道是什么不可見人的照片?

抽出了照片仔細的觀看,蕭以晴的手就僵在了那里,怎么會是這兩個人的照片?

他們怎么會湊到一起的那?

這樣的一張照片,這也太不可思議了!

******************

馮美玉把蕭以晴帶到了洗手間后,就迫不急待、連跑帶顛的趕到了江一帆的身邊,用一種看著獵物的眼神看著他。

“你這樣看著我干什么?

你不是說給我倒茶嗎,茶在哪那?

你被這樣看著我行嗎?”

江一帆看著馮美玉就覺得恐怖那眼神簡直就是要吃人呀,這個女人不但是說話邪惡,做事可能更邪惡!

“哈哈哈哈……

我不干什么呀!

你覺得我能干什么?

你說呀!

你快說呀?”

馮美玉嘴上問著,腳是不停的朝著江一帆的身邊靠進,那樣子很是咄咄逼人的。

“哈哈哈……

天挺熱的,你還是離我遠一點吧!”

江一帆朝著馮美玉的胳臂推了推,一個閃身躲到了一邊,這個女人想要干什么,不會是要強上自己吧?

這個也太過分了,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女人,是不是想男人想瘋了,那也不能這樣!

江一帆心里暗自打算著,要是那個馮美玉在做什么過分的事情,一定不在顧忌她的面子了。

馮美玉到是一反常態的用手捂著頭,搖搖晃晃,飄飄忽忽的說道:“我頭暈,哎呀,天旋地轉的!

可能是低血糖,我吃一塊糖,就能好!”嘴上說的,馮美玉就從兜里掏出了一顆粉色的‘糖果’一樣的東西扔到了嘴里。

馮美玉吃了那個粉色的‘糖果’一點都沒有緩解的樣子,而是更加的搖擺不定、踉踉蹌蹌了,就這樣朝著江一帆的身上撲去,她像個八爪魚一樣牢牢的抱住了江一帆。

江一帆是一個站不穩就往地上倒了下去。

江一帆本來是想推開馮美玉的,但是她抱得真是太緊了,根本就沒有辦法推開,也不知道這個女人哪來的那么大的勁。

這一推正和了馮美玉的心意,她就怕江一帆不推她,這樣就不好玩,不刺激了。

馮美玉見計策已經是初步達成功了,就直接的朝著江一帆的嘴唇靠近,這是江一帆始料未及的,沒有防備就這樣的被馮美玉給親上了。

她還用舌頭撬開了江一帆的嘴,把那個一直含在嘴里的粉色‘糖果’塞到了江一帆的嘴里,做完了這一切還沒有要移開他嘴唇的意思。

江一帆不知道馮美玉往自己的嘴里塞的是什么玩意,但是那個東西一吃到了嘴里,就漸漸的融化了。

馮美玉的嘴唇還是堵在江一帆的嘴上,想用手搬開她的嘴把那個‘糖果’吐出來,可是‘糖果’已經融化了!

江一帆覺得大腦突然間就一片空白了,好像變成了一個被抽空了思想的去殼,就那樣子的呆呆的任馮美玉吻著……

洗手間里蕭以晴看著信封里的照片,真的是一時間沒有整明白這兩個人怎么會有這樣的一張合影!

照片上是兩個男人,穿的很暴露,全身上下就只穿了一條短褲,兩個男人是一前一后的抱在了一起,前邊的男人是應該就是丁博全,后邊的男人竟然是蒲御澤!

這兩個男人怎么會搞到一起去的?

貌似他們兩個人的生活軌跡完全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就算是認識也不能拍這樣的照片吧!

照片的背景不是在沙灘或是游泳池,而是在一個房間里,照片的一側甚至還照到了床的一個角落,他們怎么會在一個私密的房間里穿的這樣的少,還照這樣的一張照片?

看著蒲御澤雙手摟著丁博全的胸膛,那是十分親密的樣子,他們之間不應該只是熟絡那么簡單,從眼神中到處都透著曖昧!

難道蒲御澤和丁博全是一對情侶?

難道蒲御澤他跟本就不喜歡女人?

要是這樣的假設成立,也能解釋馮美玉她為什么要用那個什么棒來解決生理需要了,嫁給一個喜歡男人的老公,那對女人來說真的是一件十分悲劇的事情!

可是蒲御澤前天在‘萊維斯商務酒店’的總統套房里,還對自己動手動腳的,怎么樣看,他都是一個喜歡的女人的正常男人呀……

難道她是男女通吃?

又或者照片上的那個男人不是蒲御澤,而是那個救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天呀,難道自己心里苦苦守候的那份純純的感情,是那種就算找到了都不能有發展的……難道自己喜歡的救命恩人是個喜歡男人的男人?

蕭以晴想來想去,還是把這張照片放到了自己的衣兜里,一定要帶著這張照片去問問蒲御澤!

真的希望照片里的人就是蒲御澤,他要真的是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到還真的是一件好事,打死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救命恩人是一個喜歡男人的男人……

在洗手間里耽誤的時間真的是太長了,蕭以晴覺得很奇怪,怎么那個馮美玉都沒有來叫門?

要是以她的性格,知道洗手間里隱藏的秘密,是不可能給自己留這么長的時間待在洗手間里邊,看來這張照片肯定是丁博全偷偷的藏的。

再不然就是江一帆安排的,一切都是他故意這樣做的,就是想讓自己以為蒲御澤他是喜歡男人的……

這事情真的是都太多蹊蹺的地方了,到底是哪一種情況呀?

蕭以晴也不愿意糾結了,看著時間也差不多了,在不出去江一帆就改懷疑自己的去洗手間是另有目的的了,這一天可真的是郁悶死了,沒想到來這個馮美玉家會看見這樣的一張照片!

等出去就和馮美玉說有事趕緊走了得了,這一天干的都是些什么無聊的事情呀,這種亂七八糟的地方真的是沒法待下去了。

走出了洗手間,想著馮美玉和江一帆這個時候可能都聊的火熱了,可是卻聽見有隱約的喘息聲!

遲疑的走到了馮美玉的房間門口,就聽見了越來越大的喘息聲,從馮美玉的房間傳出來了,“啊……恩……啊……”這是什么聲音?

好像是那種……聲音!

該不會這樣離譜吧?

給她們制造單獨相處的機會就是想讓她們熟識一下而已。

怎么就這么不到二十分鐘的功夫,馮美玉和江一帆就搞到了一起去了?

難道都不顧及一下還有自己在這個房間里嗎?

江一帆還是一個公司的總裁那,怎么就這樣經不起誘惑那,還假惺惺的說什么怕他一個人去馮美玉家多有不便!

現在看來是自己和他一起來才影響到她們多有不便。

這兩個人都開放到了這種程度了?

蕭以晴聽著這種聲音,腳步是不自覺地的停在了原地,此時的她真的沒有勇氣推開那扇虛掩著的門,要真的真的看見了她們兩個人在一起茍合的場面,這樣以后可真的不能在見面了。

就在蕭以晴還在猶豫著,是不是要拋去所有的顧忌推門進去的看看,又聽見里邊有男人的悶哼,“嗯好……哦啊……”

“噢恩……對……就是那里……快……快……”馮美玉是有些忘我陶醉的叫著,聲音越發的毫無顧忌了起來……

突然間蕭以晴就覺得很憤怒,她們這樣猴急的不會是故意做給自己看的吧!

不然她們要是真有那方面的意思,令約個時間就不行嗎?

就那么迫切的等不下去了嗎?

豈有此理,這是在演成人電影嗎?

《豪門密戀:緣來是你》這本小說的主人公(美玉,蕭以晴)設定是一個國學甚至相學底蘊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喵須糖糖)相關的文化積淀太差,這就導致作者想推動劇情的時候肚里干貨太少于是只能堆積大量心靈雞湯式的說教,結果就是讀者看得尷尬人物塑造也不夠完美。我覺得任何一個有上進心的作者,你在寫一本小說之前最好是多翻閱一些資料,先把自身的基礎打扎實了,而不是為寫而寫……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