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武逆劍圣》武無敵和劍圣 小說完結版 武逆劍圣腹黑攻
《武逆劍圣》武無敵和劍圣 小說完結版 武逆劍圣腹黑攻

武逆劍圣 一級幻想 著

齊伯,北軒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11 08:27:49
此回本喵帶給各位讀者們一級幻想原創新書《武逆劍圣》,主要人物是齊伯,北軒,文筆極佳內容精彩,相信各位鬧書荒的書友們都會喜歡這上本書的,精彩內容 老頭睜開凹陷的眼,瞅了瞅白夜,淡道:“年輕人,不多看幾眼嗎?這么快就決定了?”“不必多看了,這東西就算我用不到,當個玩具也好。”白夜說道。老人仔細打量著他,低聲問:“你是藏龍院的人?”“老人家,你到底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老頭睜開凹陷的眼,瞅了瞅白夜,淡道:“年輕人,不多看幾眼嗎?這么快就決定了?”

“不必多看了,這東西就算我用不到,當個玩具也好。”白夜說道。

老人仔細打量著他,低聲問:“你是藏龍院的人?”

“老人家,你到底要不要交易?”白夜并未回答。

老人眼中閃爍著一絲隱晦之光,淡道:“交易吧。”

白夜從潛龍戒里取出那袋子魂丹,拿出幾萬枚二品魂丹,遞了過去。

莫看老頭邋遢,卻也有枚儲物戒指,清點了下,這些二品魂丹換算下來,剛好十萬枚基礎魂丹。

二人交易完畢,白夜將朱雀鼎收起,轉身離開。

老頭將地上的白布小心的折疊著,那雙凹陷的眼卻偷偷的盯著逐步離去的白夜。

白夜自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他依舊在閑逛著。

其實這口鼎具體有什么用,他也不知道,然而當他接觸到那口鼎時,卻感覺自己體內有一股莫名的燥熱。

這股燥熱感...居然是來自于天魂與魂府的!

白夜拿著剩下的魂丹,跑去換取了一些療傷丹藥,以作前往別云山時所用。

差不多了。

盤轉了一圈,白夜滿意而歸。

但當剛剛靠近雅間時,雅間外竟聚集了大量魂者。白夜眉頭一皺,快步沖了過去,卻見里頭魂力竄動,似有打斗。

白夜心覺不妙,立刻沖開人群。

只見里頭坐著一名面色蒼白渾身纖瘦的年輕男子,男子笑吟吟的看著對面的龍月,雙目凹陷,一副縱欲過度的樣子,他一邊喝著酒,一邊欣賞著龍月的嬌靨。

而在他的旁邊,立著一名白發蒼蒼一身管家打扮的老者,老者不茍言笑,昏黃的雙眼有精光閃爍,此刻的他渾身魂氣外放,魂氣就像大手,朝龍月裹去。

然而令人驚訝的是,實力強悍的龍月此刻竟釋放不出多少魂氣,老者的魂氣完全壓制她的氣息,她面色發白,嬌軀輕顫,人都有些坐不住了,雙眸暗淡,眼皮子都在打顫,那本是粉嫩的唇此刻干涸無比。

“混賬!”

白夜沖了過去,一掌朝那老者轟去。

老者眉頭一皺,轉身一拳。咚!

掌拳交接,二人皆退。

“大膽!什么人敢在本少爺面前放肆?”

那面色蒼白的年輕人立刻跳了起來,大聲怒罵。

“你們是什么人?”

白夜站在龍月的面前,眼神冰冷的盯著這些人。

外頭的魂者一齊涌了進來,將雅間堵死,路過的人瞧見這一老一少,皆臉色大變,急匆匆的離開。

“你連我是誰都不知?”

那面色蒼白的年輕人臉色一變,冷哼道:“真是井底之蛙!本少爺就告訴你好了,本少爺復姓北軒,單名一個逢字,王都大少就是我,你小子現在知道了吧?”

“北軒?”

白夜呢喃著,繼而冷哼:“沒聽說過。”

“果然是井底之蛙,連我北軒家都沒聽過!真是愚昧。”北軒逢搖了搖頭,盯著白夜道:“這女孩跟你什么關系?”

“與你何干?”白夜冷道。

北軒逢笑了,雙手抱胸道:“算了,不管跟你什么關系,今日我看上她了,她就是我的,小子,你若識趣,就乖乖給我滾,否則,后果自負!”

“真的嗎?”白夜冷道。

“當然是真的。”北軒逢臉色突然一獰,旁邊的老者立刻出手,朝白夜抓去。

他的手雖然蒼老,但如鷹爪一般,極為恐怖,下手毫不留情,直取白夜的頭顱。

白夜神情冷靜,目光宛如孤狼兇狠,抬拳催力,體內天魂運轉,元力直接祭出,一拳狠狠撞向老人的利爪。

咚!

二人再度交鋒。

白夜只覺臂膀顫的厲害,骨頭都有些麻了。

但老人也不好受,連退數步。

他微微‘咦’了一聲,頗為驚訝。

需知,他看出了白夜不過氣魂境二階之人,與他相比簡直差了十萬八千里,但這樣一個家伙,居然能與他正面抗衡?

“齊伯,怎么回事?快點收拾了這個家伙!免得攪了本少爺的興致。”北軒逢見老人又沒占到便宜,頓時不悅。

“少爺,很快就好了。”老人那張干枯的臉突然變得嚴肅起來,淡道:“很有意思的年輕人,我若是你,就自己乖乖的離開這,你守護不了這個女孩,還是放棄她比較好,不然,你會丟了性命的。”

“我站在這里,證明我還活著,如果我走出去了,那我就真的死了。”

白夜將手按在了腰間,淡淡說道。

這是他的原則!

他身后氣喘吁吁面頰發紅的龍月聞聲,暗淡的雙眸突然泛起一絲波瀾,她抬起小臉,望著面前那寬厚的背影,粉唇輕咬了起來。

“走!”

她低聲說道,聲音極為虛弱。

“你受傷了?”白夜低聲問道。

但又覺不可能,龍月實力深不可測,這里的人恐怕還沒有誰能讓她受傷。

只怕有什么其他的隱情。

然而就當前局面,走的了?

“你確定你不離開?”齊伯那雙老眼漸漸寒了起來。

“滾!”

白夜低喝,面目猙獰。

“那就死在這兒吧!”

齊伯一爪再度探來,爪上附著濃郁可怖的魂力,轟隆作響。

嗖!

一道寒芒乍起。

齊伯臉色一僵,急忙收爪,那寒芒雖然不快,可上頭卷動的勁力與魂力極為強大。

噗嗤。

他后退數步,抬手一看,手臂上出現一道深深的血痕,灼燒之感在上頭彌漫。

“這魂力...變異天魂?”

齊伯眼神掠過濃濃的驚訝,一直保持淡然的臉僵住了,聲音變得無比沉悶:“你是藏龍院的人對吧?”

“說了,給我滾!”白夜沒有絲毫耐心與這些人閑談。

“少爺,此人擁有變意天魂,但他只不過氣魂境二階,何等驚人!他的前途不可限量,既然得罪了,那今日必須死在這里!”齊伯冷道。

“那就殺了!一起上!”

北軒逢淡道,仿佛在說一件很簡單的事情。

眾魂者逼了過來。

龍月臉色微寒,但額間香汗密布,仿佛在忍耐著什么。

“白夜,你先走!”她緊咬著銀牙道。

“放屁!你給我閉嘴!”

白夜臉色冰寒,提著軟劍沖了上去。

“找死!”

齊伯大怒,一掌轟來。

宛如呼嘯,掌風震裂大地。

“金剛不滅!!”

白夜怒吼,以力御軀暴動,硬生生的用頭顱去抵擋。

咚!

他只覺頭顱一震,大腦都在晃動,但蓄積于腦袋上的那股勁力立刻反沖出去。

齊伯不防,被震的渾身直顫。

白夜忍著眩暈,提著軟劍轟了過去。

“糟糕!”

齊伯臉色聚變,急急后退。

但雅間這么小,能退到哪去?

噗嗤!

近萬斤軟劍兇狠的扯開他胸前的皮肉,鮮血亂濺,齊伯臉色煞白。

其他魂者沖來,白夜仿佛瘋了一般,提劍亂甩,驚鴻步法與閃劍訣在這種關頭被發揮的淋漓盡致,對方的魂力就像千絲萬縷般朝他周身切來,但憑借刁鉆的身法,人竟躲過了大半攻襲。

然而對方人實在太多了,足足幾十號人,在這種狹小之地,要完全躲避,根本是不可能的。

噗嗤!

白夜握劍狠揮,重量恐怖的軟劍將一人的身軀生生震碎。

但他自身也不好受,吃了數劍。

人們被他的很厲所震懾。

北軒逢也感覺震驚不已,萬沒想到這個人居然如此瘋狂。

但事已至此,沒有退路了。

“全部上,今日必須殺了他!誰拿下他的人頭,我重重有賞!”北軒逢低吼。

“取我人頭?那看看誰取誰人頭!”

白夜身軀弓著,雙目如狼,盯著北軒逢。

一股強大的氣勢從他身軀迸發出去,就像花朵綻放。

眨眼之間,整個會場都被這股氣勢所籠罩。

“大勢!”

齊伯臉色蒼白無比。

這個年輕人,不過氣魂境二階實力,卻已掌握大勢奧義,更兼變異天魂,若是給他時間,日后必是一方大敵!必須死!

齊伯心頭冷思,他服侍北軒家三代人了,什么樣的大風大浪都見過,也明白一名潛力無限的敵人會給家族帶來多么恐怖的威脅,他還記得四十年前,北軒家經歷的一場浩劫,那是一名曾被北軒家放過的仇敵之子,僅僅二十年的光景,他便登門復仇,一夜之間,殺了北軒家整整七十余人,若不是得到王朝高手相助,將之斬下,恐怕北軒家會被之一夜屠盡。

想到這,一股淡金色的氣息在齊伯的周身浮動。

元力!

他動了真格!

這個氣魂境九階巔峰的人,將拼上全力斬殺白夜!

在大勢中,白夜能清晰的感受到來自齊伯的那股壓力,他也能控制勢,盡管不是大勢,但一樣擁有勢的部分特性。

三重大勢奧義仿佛被這齊伯撕開了個口子,他邁著沉重的步伐,朝白夜一步步走去。

其他魂者仿佛洞悉到了齊伯的意圖,趁著他吸引勢的壓力,紛紛逼向白夜。

“你再強,終歸只是一個人!”

齊伯眼神凝緊。

威勢爆發。

雅間內的一切物品全部破碎,墻壁裂開,北軒逢感覺不妙,立刻退出雅間。

白夜雙瞳冰冷,面覆寒霜,提著軟劍朝齊伯走去。

他沒說話,但用行動告訴了對方,他,無所畏懼。

“狂妄!”

齊伯怒了,一聲大吼,掌風轟出。

那股盤繞于他掌心的元力化為千萬蛛絲,纏向白夜,封鎖了他全部去路。

四周魂者同時出手,魂力如海水般淹來,壓力震得大地粉碎。

白夜依舊站在那,目光平靜,一方無形之力突然涌現,灌入雙腳,他的臂膀動了動,殺機彌漫。

“不好。”

齊伯突然感覺不對,他看著白夜那雙眼,充斥著殺機,但,這股殺機并非是對他,而是...對著外頭的北軒逢!

他的目的一直就在北軒逢身上。

“少爺,小心!”

齊伯恍然,怒吼開來,狂暴的元力襲殺而去。

白夜嘴角勾起一絲冷意,渾身魂力突然又運作起來,朝他的手掌涌去,軟劍橫劈,沉重之劍立刻被元力卷裹,劍身綻放熾熱之意,宛如驕陽之劍。

“嗯?”

齊伯眼神一顫,倏然凌亂起來。

不對!不對!這個家伙,目的似乎并非在北軒少爺上,而是以之位餌,誘我出擊?

齊伯退無可退,掌風被元力裹住,硬如鋼鐵,與軟劍相撞,但蠻橫的勁力再度震得他連連后退,著目一看,手掌居然被軟劍震裂。

“那把劍...”

齊伯失聲而喊。

四周的魂者涌來,一把把被魂力包裹的刀劍密集的斬向白夜。

但白夜不閃不避,抬起胳膊竟以血肉之軀抵擋那些刀劍。

鐺!鐺!鐺...

刀劍劈在他胳膊上,發出脆響,胳膊處留下一道道驚悚的血痕,鮮血染紅了他的衣袍,但他面色不改,提劍斬去。

一劍橫掃,五名魂者立刻被攔腰斬斷,血流滿地,場面猙獰。

強大的肉身,恐怖的破壞力,這便是當下的白夜。

“要殺人,就得做好被殺的覺悟!”

他全然不知身上傷痕累累,提著軟劍朝另外的魂者劈去。

軟劍在空中嗡嗡作響,像是震碎了虛空。

“別太狂!力劈華山!”

一名提著大刀的魂者青筋暴起,刀刃斬去,魂力驟化元力。

“力?你這也配叫力?”

白夜眼神一凜,軟劍轟去。

那把龐大的刀就像碎裂的玻璃,瞬間破碎,恐怖的劍刃降臨在那魂者身上,將他身軀震的粉碎。

眾人目光凝固了。

那可怕的軟劍,一旦觸碰...必亡...

“你們也一起上!”齊伯退至一旁沉道,萬沒想到,此人如此棘手...

魂者雖然害怕,但他們人數上依舊占據優勢,想著北軒逢之前許諾的好處,也就咬著牙沖了過去。

“靈犀一劍!”

一道寒芒在白夜面前乍起。

一名實力不弱的劍修殺到。

“要硬拼嗎?”

白夜哼了一聲,軟劍再度轟出。

但這把劍突然凌空一轉,劍鋒偏位,竟是做了佯攻,劍尖如毒蛇,朝白夜心臟刺去。

“白癡!”那劍修冷笑。

“是嗎?”

就在那劍修以為即將得逞之際,一只手如同閃電抓住了那把刺向心臟的劍。

那劍修瞳孔驟然放大。

“怎么可能?”

白夜出劍的速度并不快,但他的手掌卻有如此迅速的動作?

其實他并不知道,白夜的速度絕不比這里任何一人的速度要慢,但他的劍的確不快,可那是因為軟劍重萬斤,剛開始使用時提著都十分吃力,現在能夠保持這樣的速度還是他往日不懈練習的結果,拋開軟劍,他的速度至少要比平日里快上數倍不止。

軟劍墜下,那劍修身軀四分五裂,死無全尸。

眾人心驚肉跳。

我在多年前,好像是雜志創刊號上曾看過對一級幻想的評價,說《武逆劍圣》是神作,但是很擔心今何在再也寫不出超越《武逆劍圣》的小說來。作為一級幻想的好基友,真是一語成讖。不管是之后的哪部作品,一級幻想再也沒有寫出和《武逆劍圣》一樣有靈氣的作品。個人認為一級幻想在想象力豐富,但是行文節奏松散,故事性弱,寫著寫著就把小說寫成了散文。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熱銷榜
女頻
|
男頻
推薦小說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