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從仙路盡頭歸來》仙路盡頭誰為峰小說 年下攻 從仙路盡頭歸來年下攻
《從仙路盡頭歸來》仙路盡頭誰為峰小說 年下攻 從仙路盡頭歸來年下攻

從仙路盡頭歸來 滄月玄 著

師兄,蘭亭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08 20:01:07
經典小說《從仙路盡頭歸來》是滄月玄新寫的一本玄幻類網文,設定中的主人公是師兄,蘭亭,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文從字順,極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煉藥師,是一個令人敬仰的職業,也是一種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傳承。天地萬物皆蘊含有靈氣,將一些完全不搭邊的物質以神奇的方式煉化在一起,并使其展現出遠超于一加一等于二的超強藥效,就是煉藥師所具備的手段。煉藥師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煉藥師,是一個令人敬仰的職業,也是一種充滿了神秘色彩的傳承。

天地萬物皆蘊含有靈氣,將一些完全不搭邊的物質以神奇的方式煉化在一起,并使其展現出遠超于一加一等于二的超強藥效,就是煉藥師所具備的手段。

煉藥師,自然以煉藥居多,而其中更是有兩個比較著名的分支。

最常規的就是追求將物質煉化歸一,形成一顆丹藥丸的煉丹師。另外一種,就是在不破壞藥效的前提下,追求提煉物質本身的口感,甚至還要在原基礎上進一步提升口感,使其成為一種能夠令人口中生津的絕世源食的煉藥師——源食煉藥師。

眾所周知,源食煉藥師都是變態,在一定程度上,源食煉藥師就是修真界的絕世大廚。一個煉丹師只需要考慮成丹,而一個源食煉藥師還需要在這個基礎上考慮味道。

可以這么說,烹制源食的難度,要比煉一顆丹的強度只強不弱。

因此,每一個源食煉藥師都可以是一個煉丹師,而煉丹師卻未必是源食煉藥師。

所以,放眼整個道野,或許能夠找到一些煉藥師的隱秘傳承,但是想要找到一個源食煉藥師,可就要比登天還難了。

試問,煉藥師都珍貴無比,更別說源食煉藥師了。

可以說,一個源食煉藥師的價值,或許還要在文宗正統首席大師兄這個身份之上。

劍十四因此對楚天明略表敬意。

“就算不是源食,也不遠了。呵呵,倒是在下多慮了。”穆苛不知道什么時候也已經嘗過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說道,目光還看似漫不經心地掃了劍十四的肉脯一眼。

穆苛注意到在場的人,分到肉脯的并不多,因此也知道肉脯的價值或許在烤肉之上。

而他吃到的是烤肉。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有了對比就讓他心里不太爽了。

“這次的蘭亭會,或許要屬楚大首席的肉脯和烤肉獨領風騷了。”吃人家的肉,穆苛總得說一兩句。

但這話,卻讓原本臉色就不太好的旁門弟子,更是難堪。

那些弟子臉上的戲謔之色還沒來得及收斂,就立刻變成了一副強顏歡笑的尷尬嘴臉。

但尷尬歸尷尬,他們還是拿起烤肉來吃了。

說到底這還是源食,而在源食面前,暫時把面子放下來一會兒又算得了什么?畢竟,他們長這么大,怕是連源食長什么樣都沒見過。

一些弟子是吃到了烤肉,而另一些旁門的弟子卻因為嘲諷烤肉檔次太低而沒被分發到,從而沒得吃。

后面的這一部分弟子,此時此刻肚子里苦水都要吐出來了。那個做出頭鳥懟了楚天明一下,爽了一時的弟子,更是能夠感覺到如芒在背,似乎這一刻那一口其他人吃不到烤肉的鍋,他不背也得背。

就在旁門弟子吃相難看的時候,楚天明對于劍十四和穆苛的話卻不以為意,他喝了一口酒,淡淡地說道:“烤肉而已,隨便吃點就是了。”

同樣的話,同樣的語氣,就這么隔了盞茶功夫,味道卻大不相同。

一些旁門弟子只覺得臉頰上火辣辣的痛,似乎是有一只無形的大手,狠狠地掀了他們幾耳刮子一樣。

那一張暫時被他們放下的臉皮,也像是被人狠狠地踐踏了幾腳一樣。

痛,慘痛,痛得沒臉見人。

但烤肉還是要吃。

畢竟是源食。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這期間也有正統或旁門的弟子貢獻出自己的靈食和美酒,但因為楚天明珠玉在前,一個個便都收斂了幾分羽毛。

蘭亭會其樂融融地進行著,很快便沒有再去記得那剛開始時的不融洽。

原本,在談到修煉經驗的時候,還有弟子想要讓楚天明難堪,但看在楚天明煉藥師的“隱藏身份”上,也都是沒有做的太過。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楚天明隨口一說,就可以一針見血,點到痛處,令人醒悟。

幾次試探下來,旁門的弟子對于楚天明雖然還心有不忿,但不承認也得承認——雖然沒有修為,但是楚大師兄的確有兩把刷子!

于是乎,無形之間,楚天明在正統弟子心中的形象也開始扶搖而上。

穆苛自吃完烤肉之后就一直冷眼旁觀,對于楚天明的簡單指點,他也一一聽著。但他認為楚天明雖然有道理,可換做是別人請教自己的話,自己也能夠說得有模有樣——最多,就是沒有楚天明那么言簡意賅,直點本源罷了。

原本他也有一些疑惑,但在多次猶豫之后還是選擇了不問。

畢竟,他早已與子秋云達成了約定——子秋云給他“行雷令”,他就幫子秋云除掉楚天明。

所以他也不想與楚天明有太多的瓜葛,不然他真要是被楚天明一不小心指點到的話,那么他再對楚天明出手,怕是會落到個不好的名頭。

文宗位于古旭國邊緣,也位于道野的邊緣。宗內弟子時常外出歷練,久而久之,弟子們多多少少也有一些積蓄。私下里,他們也會交易,但那基本都是在正統弟子與正統弟子之間,旁門子弟與旁門子弟之間進行。

正統旁門互不對付,而蘭亭會也就成為了唯一一次明面上的公開交易。

又過了一會兒,劍十四感覺時機差不多了,就敬了楚天明一杯,然后微笑著問道:“在下與楚師兄一見如故,楚師兄要是有什么需要的,只管開口,在下愿盡一些力。”

楚天明搖了搖頭,說道:“沒有。”

劍十四微微一愣,但見楚天明神色平淡,不似在裝模作樣,便頓了頓,然后順勢說道:“在下不才,倒是希望在楚師兄的手中置換一物。”

楚天明聞言,眉梢稍微一挑,說道:“說說看。”

劍十四忙是說道:“在下想要一塊石頭……準確的說,應該是一塊黑色的石頭。”

《從仙路盡頭歸來》這本小說寫了二年,從提筆到如今,洋洋灑灑455萬字,算是陪伴看這本小說的讀者一起成長了。總體而言,小說行文流暢,歷史知識儲備豐富,各種擦邊球的情愛描寫,調教和蘿莉養成看得人頗為味道。但也有比較大的問題,作者(滄月玄)的筆力嚴重不足,太想把自己熟知的歷史和想法揉進書中,從而導致小說的架構散漫和行文極其拖沓,不免讓讀者越看越疲憊。我個人覺得滄月玄這個作者,寫中篇小說會有優勢,但是他很難駕馭好長篇。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