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重生之lol最強主播 總攻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by盧本五十五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重生之lol最強主播 總攻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by盧本五十五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 盧本五十五 著

墨玨,蘇留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08 17:06:19
《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是盧本五十五原創的一本游戲網絡小說,主線環環相扣,文筆出神入化,值得一閱。陳少冤一語驚人...場上很多人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陳少冤...不過卻有不少人贊揚著他,“我曹,帥!”“這么霸氣的嗎?”“舉雙手雙腳支持!我看著廢物賊tm不爽,就一青銅吧,打野萬年野,真不知道當初這么選人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陳少冤一語驚人...

場上很多人也是一臉懵逼的看著陳少冤...

不過卻有不少人贊揚著他,

“我曹,帥!”

“這么霸氣的嗎?”

“舉雙手雙腳支持!我看著廢物賊tm不爽,就一青銅吧,打野萬年野,真不知道當初這么選人的。”

“就是!”

“....”

因為拗不過在場那么多的嘴,王永旭也沒好意思再繼續坐在那個位置上,灰溜溜的走了下來,跟陳少冤插肩而過...

留下了一句話,“給我等著!”

陳少冤直接不留情的回了一句,“二B!”

然后坐上了打野那個位置...

一旁的七班選手也是起身看了看發生了什么...

其他四個男的表情倒是沒什么動容的,尤其是孫健,他是七班的打野,就是北小翼口中的那個鉆石,不過她似乎顯然忽略了另一個鉆石,輔助,孟語幽...

也唯獨孟語幽看見陳少冤上場的時候,臉色變了變,因為她曾經和他的隊伍打過,而且是被血虐...

這也給她留下了心理陰影了...

不過,也不是沒得打,上次他們是五個人,這次他這四個隊友,似乎并不是很給力...

孟語幽眼神還往周圍掃了掃,她在找...眼神...

不過,沒有看到,失望的坐了下去...

自那以后,她就一直想拜眼神為師,她感覺這個人的輔助太強了,可以用奶***話改編說,只要他還活著,ad就不可能會死!

所以,孟語幽也是很佩服這個輔助,一直沒有機會見上一面...

不過她還是有點小興奮的,如果那個打野上場了的話...

那就代表這個打野是六班的人,而輔助,也很有可能是七班的人...

孟語幽瞬間感覺自己的拜師之路已經很清晰的出現了在她的眼前...

不過,眼前,還是先得拿下這場比賽!

ban選不多說。

陣容確定了下來。

六班,上單,石頭人,中單火男,advn,輔助風女,打野則是陳少冤的無情老瞎子。

七班,上單,銳雯,中單蛇女,ad女警,輔助是孟語幽的牛頭,打野是孫健的男槍。

在看到對面打野選人的時候,孫健嘴角一揚,“歐呦,敢在我面前拿瞎子,這貨是要送人頭么?看我這把不讓他一個野怪都殺不了!”

狠話已經放了,然而在孟語幽耳中聽出的,確實滑稽...

事實也驗證了這一切,瞎子打完了紅buff,直接去反對面男槍的野,男槍似乎也是這樣想的,兩個人尷尬的在河道遇上了...

藍buff的男槍打得過紅buff的瞎子??

開玩笑,對a了幾下,男槍感覺自己打不過,馬上就跑了,瞎子q!

男槍一個走位...

躲過了這個q,不對!撞上了這個q...

這tm是預判q...

嚇得男槍把閃現都按了,但這是一個大錯誤,這下瞎子更賺了,不但拿下了藍buff和男槍的人頭,還把他的閃現給騙了出來...

陳少冤心中暗道,這真的是鉆石男槍么...

然后手指放在q上...

“firstblood!”

系統提示音響起...

六班的群眾也是第一次有了歡呼,

“好樣的!單殺鉆石男槍。”

“看不出來啊,陳少冤還挺厲害的!”

“是啊,比起某個只會萬年野的人...強太多了...”

這個只會萬年野的人,指的當然是王永旭了...

王永旭也沒多待,趕緊溜了...

他可受不了別人在他面前說他壞話...

心中一句話已經說了一萬遍了,給我等著!

北小翼自然是一直注視這一切的...

此刻她心中的雀躍,無人知曉...

孫健進入野區后,發現,自己的野,都沒了...

更嘲諷的是,陳少冤還留下了一個小鳥...

孫健也只能咬咬牙,去隊友線上吃經驗了...

六分鐘,瞎子中路奇襲,抓死了蛇女,人頭是瞎子的。

這把陳少冤估計不會讓太多人頭,如果想贏,他就要carry起來,徹底的carry!

打完龍后,瞎子回家裝備已經無比豪華,打野刀,鞋子,外加提亞馬特。

現在是打誰誰懷孕,在他的一系列回旋踢,r閃帶節奏之后,隊友也是紛紛發育了起來。

同樣是二十五分鐘,拿下了比賽的勝利!

這下七班的人一個個啞口無言...

之前還是吊著六班打,現在就換了個打野,就被反虐回來了??!

但他們也不敢多說什么,如果是讓他們上,估計會被虐的更慘...

現在比分是一比二,還是落后了七班一分。

但,還有機會...

“讓我上單吧。”宋佳突然對著劉怡說道,“我是打上單的,不是打輔助的。”

“好啊,我也早就想換了...”劉怡也早就想提出來,因為她本身也是主玩輔助的,但班長強硬安排,她也沒辦法,現在班長不打了,換了個陳少冤上來,居然看到了贏得希望...

這個自然是要爭取一下的。

所以位置換的也比較隨意...

“中單讓我,可以嗎?”安然對著中路的屈詩琴說道。

得,感情這黑鬼tm真是瞎安排的位置,陳少冤心中暗罵王永旭道...

“無所謂。”屈詩琴也是沒有多大意見,她走什么位置都無所謂...

換完位置后,第四場比賽也開始了。

ban選依舊不多說,唯一值得探討的是,七班ban了一個瞎子,看來是怕了陳少冤了...

所以陳少冤果斷拿了個蜘蛛出來。

六班陣容,上單刀妹,中路辛德拉,打野蜘蛛,下路是輪子媽加時光。

七班陣容,上單諾手,中路棺材板,打野皇子,下路是***加布隆。

“這次一定要虐死對面打野...”孫健開局又是放狠話...

但孟語幽心中那叫一個不安,大哥你打游戲就好好打,別說話了,你一說話,又該炸了...

她也沒有想到,六班打野的carry能力居然那么強,居然完爆孫健的打野,想想也是,能夠血虐五個鉆石的隊伍,他們的打野怎么可能會弱??

不過令人想不到的是,這次安然和宋佳居然發力了,上路單殺兩次,中路直接單殺七次,差一次就超鬼了...

但棺材板直接開始慫了起來,陳少冤為了完成這個超鬼的成就,放棄了紅buff,來中路抓了一波,人頭讓給了辛德拉,棺材板直接完成了0/8/0的成就...

而皇子竟然被限制的出不了野區??

他搶完了陳少冤的紅之后,居然沒有選擇后退,而是繼續在陳少冤的野區里刷...

當然,這只是找死...

陳少冤憑借蜘蛛的超高機動性,追上了皇子,直接搶下皇子的雙buff。

因為皇子沉迷于刷陳少冤的野怪,所以把自己刷殘了,還不走,還要刷,最后被刷死了...

這場比賽也依舊是在二十五分鐘這個時間點結束了...

在被虐兩把之后,七班的人臉色也越來越不好看了...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讓二追三??

這個時候,李秀梅的表情是精彩至極啊...

本來好好的給六班剃個光頭,冒出來個陳少冤,強行追平。

最后這一局是兩邊的生死局了...

陳少冤倒是想不到上一把能這么輕松的,安然的發揮在意料之中,不過這宋佳也挺給力的哈,能夠單殺對面上單,建立優勢。

上把的孫健幾乎就是在劃水,也沒gank過,瘋狂入侵陳少冤的野區,但也沒落得個好下場...

被陳少冤抓死好幾次,buff都讓收了...

孫健心里那叫一個難受啊...好歹我也是個鉆石選手吧,能不能給點面子,能不能素質一點??

當然,這些陳少冤是聽不見的...

現在七班隊伍里除孟語幽以外,其他人的表情就和吃了屎一樣難受...

孟語幽在第一把被血虐后,也不管比賽怎么樣了,她只想快點打完,然后就可以去找眼神了...

所以,第二把也是一個劃水選手之一...

第三把自然不用過多介紹...

二十五分鐘,不多bb,就是那么兇殘。

現在的李秀梅是徹底絕望了,輸的簡直一敗涂地...

虐了六班兩把,被虐三把...

七班隊員最后也是搞得無比尷尬,除了孟語幽以外,其他四個人幾乎都被班上的人給bb了幾句,至于為什么沒人噴孟語幽么...

咳咳,如果有,那這個人一定已經看破紅塵。

比賽結束后,孟語幽也踮起小步子,找眼神去了...

在兜了幾圈后,看見眼神在和另外四個人聊天...

而且,孟語幽都見過,一個是剛才比賽,也是上次的打野,一個是上次的上單...

反正就是上次和他們比賽的人。

她悄悄走到眼神的后面...

“你...你好...”孟語幽畢竟是來拜師的,當然態度得恭敬點,自己也得先說話...

眼神聽見有人喊他,往后一轉...

我嘞個乖乖!大美女啊!

現在他心中,可用三個字修飾,“美滋滋!”

“你...找我?”眼神也是有點小緊張,他又確認了一句,萬一不是找自己呢??那不就尷尬了嗎?

眼神現在連同說話和呼吸也不像平常那樣自然了,畢竟眼前站了個那么好看的小姑娘,不緊張那是假的,緊張那是不夠的...

“嗯...”孟語幽輕輕點了點頭。

nice!眼神心中暗自美道,他干咳兩聲,然后看了看陳少冤他們四個...

早就已經很識趣的走開了...

可以,懂我!

“有什么事嗎??”眼神坐正了,在妹子面前還是需要注意一點形象的...

“我...我想拜...拜...”孟語幽那個師字始終沒說出來,她還是有點緊張的,畢竟一個那么好看的女生...

主動來找男生說話還是有點小尷尬的...

“拜堂?!”眼神驚呼道,要不要這么快?我還不知道名字呢...

“不...不是!...”孟語幽被他說的臉直接紅了一片,趕緊解釋道,“拜師!”

“啊?拜什么師?”眼神心中的yy破滅后,感覺世界已經沒有愛了...

“lol的輔助...”

“我不玩lol。”眼神也是隨口說道。

“可你和我打過比賽。”孟語幽也是咬咬牙,心道,他這么否認是不是不想收自己當徒弟?

“哈??”眼神感覺有點莫名其妙,我和她打過比賽嗎??

十秒后,眼神的腦袋回路算是上線了,還真有這碼事...

而且,剛才自己還向人打聽了她的名字來著...

難道自己記性真的那么差么...

“我想起來了...你是哪個輔助...”

“嗯。”

“你為什么想起來找我?”

“因為你...厲害。”

“我也這么覺得...”

“......”

后面孟語幽算是昧著良心給眼神說好話,最后眼神終于是倒下了...

孟語幽又是夸他厲害,又是夸他帥的。

眼神自己聽著都覺得怪怪的...

“行了,別說了,我收你了!....”

“嗯嗯,師父,你叫什么?”孟語幽算是沒有后顧之憂了,說話也顯得自然了幾分...

“wtf??”眼神懵了,“姐姐,你不知道我名字就來拜師啊...”

“額...我聽你們ad說你叫眼神,我不信,再問一遍而已...”

“你可以這么叫我啊,反正他們平時也是這樣叫我的,眼神是我綽號,我叫嚴勝東。”

“哦~”孟語幽一個恍然大悟的表情,緊接道,“那我還是叫師父吧,叫您綽號感覺不尊重您...”

眼神也是差點沒將把自己正在喝的果汁給噴出來,這稱呼...還“您。”...

“算了算了,隨便你...”眼神揮了揮手,示意自己要走了...

眼神接過手機,輸入了一串號碼,然后就離開了...

孟語幽帶著憧憬看著眼神離去的背影...那目光,簡直要放光...

一旁七班的人看到這一幕不由得心慌,完了,女神跟人跑了...

......

因為眼神的關系,只有四個人走在街道上,現在是中午十二點左右,他們想一起出去吃個飯之類的...

而眼神么,沒事,有佳人相伴,絕對不會寂寞的。

就在四人走著走著,一個較小的身影擋住了他們的去路。

四人把目光投向了那個影子的主人...

是一個女生,短發,短裙,長袖,穿的一身白色,看臉的話,算長得好看的那種。

“我找墨玨。”她開口了,而且指名帶姓找墨玨...

四人也是懵了...

墨玨站了出來,“我是。”

那女生上下打量了墨玨一番,點了點頭,“跟我來吧。”

“為什么?”

“讓你來就來,哪來那么多廢話?!”

厲天笙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說道,“你以為你誰啊,讓他和你走就和你走?!”

白衣女生瞇了瞇眼,“你最好不要管這件事情...”

“我tm...”厲天笙話沒說,直接出來四個穿黑色西裝的人把他們圍了...

厲天笙見情況,對方是要動手??

正好,我也熱熱手!

他剛想動拳頭,卻被陳少冤一手握住了,厲天笙不解的看了看陳少冤...

“打不過的...”陳少冤提醒道,他看這些人的下盤,相當穩健,顯然是練過的,而且是專業的訓練,厲天笙,陳少冤,墨玨三個人加起來雖然不落,但估計也只有被虐的份。

“那么,現在走嗎?”白衣女生又說道。

“讓你的人走,我跟你走。”墨玨說道,他此刻是注意力全開,如果那些黑西裝敢動手的話,他有把握,抓住這個白衣女生!

他可以看出,這些黑西裝應該是她手下的人...

十分鐘后,街道上只剩下厲天笙,陳想想,陳少冤三個人,墨玨被帶走了...

墨玨就這樣跟著那白衣女走了?

三個人呆呆站在原地…

“怎么辦啊?哥,玨兒不會出事吧…”

“不會的,如果他們要動手,早就動手了。”

“……”

這個時候,一個稍胖的身影向三人跑來,眼神…

“怎么…就你們四個?…玨兒呢?”眼神一路跑來,氣喘吁吁…

“被人拐了...”厲天笙無奈說道,并非他不擔心,只是,沒辦法啊...真不知道玨兒得罪什么人了...

“啊??...”眼神懵了...

“回去再說...”

就這樣,四個人直接回家了...皮的一批啊...

而墨玨,則是坐著一輛低調奢華的馬薩拉蒂來到了一家餐廳...

一下車,就被帶到了里面的一個包廂內...

然后,那些穿著黑西裝的人都在門外等待著...

包廂內,兩人對面而坐,一個是那白衣少女,一個則墨玨。

“你找我,到底什么事?”墨玨率先開口道,

“別急啊,先喝一杯...”白衣少女往墨玨面前的高腳酒杯倒了點紅酒...

要知道,紅酒的酒精含量是非常高的...

一般人喝半杯估計就能臉紅,看她手中拿著那么大一瓶?這是要灌醉自己?

墨玨想到一半不敢想了...

“不用了,快點說吧...”墨玨雖然看起來淡定,但心里慌的不行,他的酒量其實并不好,記得曾經有一次被厲天笙灌了半瓶啤酒,都搞得面紅耳赤,他是真的不敢喝酒...

自己一但喝酒,是要出事的...

“哦?墨家墨銳城的兒子,這么慫么?”

墨玨心中也是一驚,她居然知道自己是墨銳城的兒子...

“你到底是誰?!”

墨玨并不喜歡和一個連身份都不知道的人聊天。

“蘇家,蘇留螢。”白衣少女顯然不擔心暴露自己的身份。

呵,蘇家的人么...

墨玨心里倒是不但心她會對自己怎么樣了,因為,她還不至于。

蘇家和墨家,可是有莫大關系的。

“果然,還是個聰明人,既然如此,那就好好聊聊你和我姐姐的婚事吧。”蘇留螢也是將紅酒和酒杯放下了,呵呵笑道。

“說實話,你不說我都快忘記了。”

“你要是敢忘記,你一定會死的很慘的。”蘇留螢這句話,也不是在開玩笑,雖然說得有點夸張,但也會讓墨玨沒那么好過。

“自然不敢。”

閑聊了十分鐘,墨玨也是有點不耐煩了,這蘇留螢也是真的裝。

自己比墨玨小了兩三歲,還裝作一副大人的樣子和墨玨講話。

“你說夠了沒有?說夠了我走了。”墨玨徑直起身,打算離開。

“來人~”

突然,那幾個黑西裝的男人又進來了...

一副威脅的眼神看著墨玨...

“我tm,受夠了...”墨玨咬了咬牙...

一個前沖,速度快的難以置信...

掐住了蘇留螢的脖子...

那幾個保鏢也看呆了...

“小子,你找死!”

“冷靜點!”

那幾個保鏢慌了,要是蘇留螢有什么事情,他們估計也落不得好!

“你干嘛?!”蘇留螢看著墨玨的無理,又羞又怒,她還沒這樣被人摸過脖子...

不過,她可能想錯了,摸??墨玨才不會那么無聊。

墨玨手一用力,蘇留螢直接開始喘上了!

“你...你...敢!”

此刻,她每一個字幾乎都是咬出來的...

“信不信我現在結果了你?”墨玨語氣云淡風輕,他不怕,反正能拉上一個墊背的。

蘇留螢畢竟算是個小女孩,而且是家里養尊處優的小姐,哪里被人這么掐住脖子威脅過??

現在她心里那叫一個后悔啊,為什么要來找墨玨...

她以為自己已經夠狠了,想不到墨玨比她還狠...

“你...你...冷靜點,先...放我...下來...”她的語氣自然不可能和之前一樣,否則萬一這個兇神發起狠來,直接把她弄死了,到時候她說一萬句后悔也沒用。

“叫他們給我讓開!”墨玨手指的力量稍微輕了一點,好讓蘇留螢可以正常說話。

“還不快讓開啊!”

“額...”幾個保鏢也是紛紛退后...

但墨玨肯定不能現在放了她,不然蘇留螢反咬自己一口,那就完了...

于是,墨玨挾持著她,走出了餐廳,叫了一輛計程車...

“你最好老實點。”墨玨可不想蘇留螢再搞事情。

蘇留螢也只能識相的點點頭,她還在墨玨手里呢,不敢亂來...

墨玨隨口報了一個酒店,讓計程車的師傅送他們過去。

而計程車師傅聽見目的地是酒店后,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墨玨,然后才開車...

蘇留螢的心里簡直是恐慌啊,酒店??

他不會想?...不要啊!我還沒成年...

事實上,她想多了,墨玨只是怕如果帶她回家,會暴露自己的住處,當時候找上門來,可能會連累陳少冤他們...

到達目的地后,墨玨直接開了一間雙人房...

然后把蘇留螢給帶進去了...

一進房間,蘇留螢的手機就響了...

墨玨一*過看了看,上面的備注是兩個字,姐姐...

“借吧,開免提。”墨玨還是很警惕的,畢竟這個時候,自己已經攤上大事了,蘇家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你還真想當綁匪啊...”蘇留螢雖然嘴上抱怨了一句,但還是聽了他的話,沒辦法,打不過他,現在自己的保鏢又不知道人在哪里,肯定得乖乖聽話。

“喂,聽保鏢說你被那個混蛋綁了?!現在你在哪?”電話里傳來一個好聽的女音,那聲音酥酥的,估計如果是個瞎子的話,聽聲音能直接愛上對方,不過她口中的混蛋指的估計就是墨玨了...

墨玨也感覺很無辜啊...我干嘛了?不是你們先挑事的?!罵我混蛋?!

“我現在...在酒...啊...”蘇留螢顯然想說酒店,但墨玨手指一用力,她又感覺氣有點喘不上了...

“酒吧...”

聽見她改口后,墨玨才插住她喉嚨的手才微微松了一點...

“哪個酒吧?”

“那個...”蘇留螢剛想說話,卻被墨玨一把搶過手機...

他對著手機對面的人說道,“你廢話怎么那么多,她現在被我綁了,如果你們不能交出...咳咳,如果你們不能確保事后我的安全的話,我現在可以馬上結果了她。”剛才墨玨說話時,差點沒說出,如果你們不能交出贖金,我就撕票...或許他把自己當成綁匪了...

“你敢?!信不信...”

聲音突然停下來了,墨玨把電話掛了...

作為一名在游戲界小有名氣的小說作者,《英雄聯盟之至高榮譽》算是他難得正經的一本了。在本書里,作者假設主角(墨玨,蘇留)擁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無限量的制造小號來推動自己的事業成長,唯一的代價就是會不斷汲取身邊至親的人的氣運從而給他們帶來總總厄運。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結局,作者(盧本五十五)理智而巧妙的讓主角選擇如何運用這種能力,這點我覺得是非常聰明的,這樣安排劇情才不會隨便就寫成了無敵流或者寫崩掉。具體本書我不做過多評價,諸位看官看完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感受吧。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