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紈绔女侯爺免費 古代言情類型小說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緊縛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紈绔女侯爺免費 古代言情類型小說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緊縛

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 夜來聞香 著

侯爺,蕭昭文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2-04 17:10:58
火爆熱文《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由夜來聞香所編寫的古代言情類型的佳作,內容中的主要人物是侯爺,蕭昭文,設定波瀾起伏,極力推薦。小說劇情回顧:怒火在胸中燃燒,差一點就對他大嚷大叫,“你的春秋大夢已經破滅了,我是不會參選的,更不會入宮,你別妄想左右我的人生!”言罷,將畫拋給他。卷軸是由絲帶捆系,被我一拋就徹底散開,鋪攤在書案上,所繪內容全部映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怒火在胸中燃燒,差一點就對他大嚷大叫,“你的春秋大夢已經破滅了,我是不會參選的,更不會入宮,你別妄想左右我的人生!”言罷,將畫拋給他。

卷軸是由絲帶捆系,被我一拋就徹底散開,鋪攤在書案上,所繪內容全部映入眼底。

目光凝在畫面上,我只覺納悶――成親王到底在想些什么,他畫的不是山水,也不是花鳥,而是很奇怪的人物,好像是一男一女在……

“這是蕭昭文讓你帶給我的?”姐夫一臉鐵青,幾乎是在咬牙叱問。

從未見他那般震怒,我木木地點了點頭。

下一刻,畫卷被他撕扯成碎片。

一種莫名的不安籠上心頭,感覺這件事似乎與姐姐有些關聯。

望著一桌碎屑,姐夫還未解恨,伸手推倒燭臺,將其燃成灰燼。

他的舉動太失常了,我戰戰兢兢一句,“你,這是……”

“我的春秋大夢并未破滅,僅是剛剛開始而已!”冷冷一笑,他好似隱忍心中劇痛,“可馨,我不是要左右你的人生,而是你的人生左右了我與可蘭的榮辱…你,我還有可蘭早就被命運束縛在一起,一損皆損,一榮皆榮!”

姐姐的榮辱?

心上一顫,我如罹雷擊。

“你知道這畫卷的涵義嗎?你知道蕭昭文的險惡用心嗎?你知道參選秀女的真正目的嗎?”姐夫連連發問,語聲寒涼若冰,“這卷畫是赫赫有名的春宮圖――熙陵幸小周后!”

熙陵指的是宋太宗趙光義,而小周后是南唐后主李煜的妻子,他們兩人的風;流艷事,戲里唱過很多,我也略知一二。

從姐夫憤恨的神情中,完全可以看清蕭昭文送畫的險惡用心,我竟是那么傻,不知不覺成了他的幫兇。

月涼如水,透過窗欞,投下斑駁婆娑的樹影。

書房內,沉寂若死,唯有紅燭發出嗶啵的微響;桌案前,姐夫仿佛坐化似的,一動不動。

姐姐去往乾明宮,與皇上在一起,他們…無數念頭掠過腦海,我不得不胡思亂想,只覺心臟怦怦跳到嗓子眼。

在靜默許久之后,姐夫終于開口,“可馨,也許現在是時候了,應該讓你知道一切。”

“不,我想不聽!”牽起廣袖捂上雙耳,不住搖頭,抗拒他的話語。

他的目光冰冷,語聲發顫,“早在懿仁太子在世之時,可蘭就已經……”

“住口,我不許你說!”厲聲截斷他的話語,“不要這般殘忍,不要將你與姐姐的無限恨意強加于我的身上,我肩負不起,我會害怕,很害怕!”

“人,活著,就是一種殘忍!”恍恍惚惚的,他笑了。

“景熙!”驀地,我喝出他的名諱,“你若還是男人,就即刻進宮去,將姐姐接回來!”

“你以為我不想去嗎?”他的嗓音沙啞,“天下之大,萬事萬物都屬于他,他是帝王啊,皇命難違!”

“大不了就魚死網破――你,我還有姐姐一同攜手,共赴黃泉!”說著,我凝眸望住他,沉聲道,“你是七尺男兒,不該如此怕事!”

“你我可以一齊赴死,那其他人呢?”幽幽眸光將我圈住,姐夫冷言冷笑,“還有崢兒呢,還有府中上下一百多口老小呢,你是徹底忘記他們了,還是不愿意想起…我景熙只是塵世間的俗人一個,沒有你父親的勇氣與魄力,能夠帶領一家老小凜然赴死!”

他又提及往事了,那場揮之不去的噩夢與我手臂上的疤痕一樣,不愿想起,不愿揭開。

“你知道什么?你什么都不知道!”微微闔了闔眼,我企圖阻止淚水滑落,“茍活了十年,每時每刻都度日如年,沒有同父親共死,是我一生的痛,一生的恨!”

自從那夜與姐夫長談之后,一連數天,我都精神恍惚,姐姐也不曾歸家。

隨著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心目中完整無缺的美好幻境徹底崩裂,碎成粉末…一直認為姐夫最最寵愛姐姐,結果卻是這樣,什么都是假的,功名利祿在真摯情感面前,顯得那般微不足道,不值一提。

這天傍晚,正在屋內用餐,碧環火急火燎跑來,張口就嚷,“二小姐,侯爺讓你去。”

自從知曉姐夫的懦弱之后,我就徹底恨上他,不與他見面,不與他說話。

見我無動于衷,碧環又道,“皇上命內宦送夫人回來,不過……”

是姐姐回來了!

不等丫頭說完,我噌地站起,提起裙角就往姐姐獨居的小院跑去。

姐姐獨居的小院很寧靜,緊鄰雕窗的花圃里,種著一排姿態優雅的綠萼梅,那是她的最愛。

登上臺階,迎面遇見經常為姐姐診病的王大夫。

難道姐姐又病了?

心中不免一緊,旋即問道,“大夫,姐姐她……”

一臉惋惜之色,王大夫搖了搖頭,連連哀嘆,“聽說是在宮里弄的,老朽已然盡力。”

“你,你說什么?”

不等他答話,已有撕心裂肺的哀嚎聲傳來,聽聲音,似乎是姐夫。

聽聞哭聲,我越發心神意亂,只覺地面搖晃,腳步虛浮,扶著門框一寸一寸挪入房內。

姐姐躺在榻上,蒼白面容映著紛亂青絲,靜若蓮華。

心口仿佛被一雙無形的大手用力撕扯,我只覺得痛,只覺得鮮血淋漓。

傾盡全力推開跪伏在榻前的姐夫,我厲聲驚問,“姐姐…她怎么了?”

那一刻,姐夫的神情,我牢記了一生一世――說他在哭,卻不見一滴淚水;說他在笑,卻比哭還要悲慟。

“你來了。”他的聲音沉緩無力,目光卻無比深寒,“你陪可蘭…最后時刻……”

最后時刻?難道是生離死別?

“你!”氣息凝滯在胸口,我竟找尋不到那些最為惡毒的詞匯來詛咒這窩囊無能的姐夫。

“別,別怪他,是我,是我自己不好,我不愿再……”斷斷續續的呻吟聲傳來,姐姐抬手伸向我,努力攥住我的指尖,“侯爺一直待我很好,是我無福消受,還為他增添了太多麻煩…我該死,該死…可馨,千萬別告訴崢兒我的事,他雖不是侯爺的親生骨肉……”

崢兒不是姐夫的孩子?

那若有似無的語聲灌入耳中,令人神魂一震,我下意識地瞥向姐夫,他的神情更為驚愕。

不愿姐姐再胡思亂想,我攥緊她的手,極力寬慰,“你在胡說什么,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會好起來的,一定會的!”

“可馨!”她的唇角微微抽搐,笑容凄然,“事到如今,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我真的很舍不得你,也不想將你一個人留在這世上,可是沒有辦法啊…侯爺已經答應了,等我走了之后,一定會善待你,你要聽他的話,要嫁給他,要侍奉他……”

這真是生離死別之刻嗎?

除了一個‘不’字,已然想不起其他詞匯,我哭著哀求她,“姐姐,我什么都不聽,什么都不要,只求你能活著!”

“傻丫頭!”牽起我的手,她擱在自己的胸口,“都說吞金無痛苦,其實…等待這一刻久矣,終于可以去見九泉之下的父母親了,我很是欣喜啊!”

“吞金?”微微一怔,旋即將姐姐扶起,死命拍撫她的后背,“快點吐出來啊,我只有你這唯一的親人了,絕對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驀地,一只大手死死扣住我的皓腕,阻止我的動作。

茫然抬頭,對上那雙盛滿憂傷的眼眸,只聽姐夫幽咽一語,“你不要再折磨可蘭了,讓她平靜安詳地離去,不好么?”

目光定格,久久停駐在姐夫的臉上,我瘋了似的朝他怒吼,“她是你的妻子,你就愿意眼睜睜地看著她死嗎!”

“她死總比全府上下一百多口老小一齊死的好!”最為殘酷的話語從他口中吐出,一瞬之間,我仿佛不認識他了。

“可馨,一定要答應我,你會聽侯爺的話!”再三強調之后,姐姐竭力抬起手,指向窗外的梅樹,“天氣冷了,不知道綠萼什么時候會開…我怕是等不到了…好想回到余姚江畔看一看,好掛念父親的秘色,那些如冰似玉的秘色……”

忽而想起成親王贈予的秘色瓶,我急迫道,“碧環,快去將那裝盛香料的小瓶取來。”

等小丫頭將極為珍貴的秘色瓷取來,姐姐已然不能說話。

將小瓶塞入她握緊的粉拳,我附在她耳畔輕語,“你看,這是父親的秘色,多么柔潤,多么青翠。”

點了點頭,她婉然笑了,緩緩地,緩緩地,闔上滿是淚水的眸……

聽崔嬤嬤說,吞金自盡是最為殘忍的死法,金子墜人,一時又死不了,疼痛難忍,受盡折磨。

我真不明白,姐姐為何那么傻!

呆坐妝鏡前,讓碧環為我卸下發間的釵環,換上一朵小小的白色絹花。

姐姐走了,獨剩我孤苦伶仃一人,赫赫揚揚的公侯府邸已不是我的家,我該如何面對,又該何去何從呢?

“二小姐。”老家仆旺福立在門邊,垂首恭聲,“有其他王公府上的女眷前來祭奠夫人,侯爺請您出去作陪。”

聽聞‘侯爺’二字,姐姐死前的慘狀與姐夫絕決的神情再次浮現眼前,我用顫抖的聲音對老仆人吼道,“你出去告訴景熙,叫他不要指望我了…姐姐離去,我與他再無瓜葛,我會永遠離開這兒,離得遠遠!”

血紅碧連天無色,邪風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無出處,一曲漂泊始踏歌。記得當年還收藏了一套《重生婢女:冰山侯爺冷情妃》的正版書。這本小說以后,感覺(夜來聞香)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點懷念當年那個號稱年薪百萬的網絡寫手。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