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掌家小農女》田園喜嫁小妻太難追 GAY吧 掌家小農女LOLI控
《掌家小農女》田園喜嫁小妻太難追 GAY吧 掌家小農女LOLI控

掌家小農女 南極藍 著

小暖,趙書彥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1-30 20:08:20
《掌家小農女》由網絡作家南極藍所著,終于迎來了精妙絕倫的大結局,小暖,趙書彥這兩位天選人物會有怎樣的懸念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內容都將在這章余音繞梁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青柳也沒想到會在里正家門口遇到陳小暖,再想到她此來的目的,青柳心里就十分地得意。她停住,抬纖纖玉手在腰側交疊,屈膝婀娜萬福,“奴婢青柳,見過大姑娘。”小暖差點被這個稱呼砸的趴下,“我說青柳......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青柳也沒想到會在里正家門口遇到陳小暖,再想到她此來的目的,青柳心里就十分地得意。她停住,抬纖纖玉手在腰側交疊,屈膝婀娜萬福,“奴婢青柳,見過大姑娘。”

小暖差點被這個稱呼砸的趴下,“我說青柳......”

“奴婢在。”青柳曲腿聽訓,表面很是恭敬。

“能換個稱呼不?”小暖跟她商量,大姑娘這個,她實在不想叫。

不叫大姑娘要叫什么?官宦人家未出閨閣的女子都是稱姑娘的啊!青柳單眼皮的媚眼轉了轉,小姐妹們講過富商人家的下人們會稱主家的女兒為什么來著?哦,對了!

“是,小娘子。”

小暖差點爆粗口,“再換一個!”

青柳為難地抿著櫻桃小嘴兒,圍觀的幾個漢子頓時就不滿了,“我說小暖,你想讓青柳姑娘叫你什么就直接講嘛,這么為難人干嘛啊!青柳姑娘是性子好,要我早就急了!”

“青柳不敢。”青柳立刻惶恐地低下頭,眼中卻布滿嘲諷。不過是被陳狀元趕出家門的棄女罷了,囂張什么,等她當上姨娘看她怎么好好地報今日陳小暖當眾辱她之仇!想到剛得的消息,青柳又忍不住雀躍,陳狀元要回來了呢!

小暖見這幫橫眉立目的護花使者,忍不住笑了,“青柳啊,你以后叫我小暖就好。”

青柳立刻微微萬福,“是,小暖姑娘。”

呃,這個還算能接受,小暖點頭,“找里正?去吧。”

韓三胖見青柳扭著小蠻腰進入舅舅家大門,呲牙道,“這可是個攪屎棍,到誰家誰家不安生。”

小暖憋住笑,“三胖叔要不放心,就再進去盯著?”

韓三胖幸災樂禍地道,“她到我舅家可攪不了事兒,我舅母可是十里八村響當當的女中豪杰呢,要不是得回去刷漆,我真心進去瞧瞧。”

他這么一說,小暖倒有點想進去瞧熱鬧了,不過趙書彥還在地頭等著,正事要緊。

此時的趙書彥已從狂笑中恢復常態,淡雅如畫地坐在樹下的馬車中乘涼看書。不遠處的大樹后,粉花綠裙的秦大妮兒正少女懷春地偷看。

見到小暖來了,車夫立刻知會自家少爺。趙書彥從馬車上跳下,含笑看著臉帶薄汗,充滿朝氣的小姑娘。

“讓趙大哥久等了,這是地契。”小暖把地契遞過去。

趙書彥驗看過兩張地契,眼中帶了贊許,“不錯。這份文書也請小暖妹妹過目,若覺得有不妥之處,愚兄立刻更改。”

因不遠處有幾雙眼睛盯著,小暖沒有接文書而是不好意思地笑了,“我認得的字不多,大哥能給我念念這上邊寫的什么嗎?”

趙書彥道了聲歉,輕聲將文書念了一遍,又問道,“如何?”

小暖一聽便知趙書彥是行家,文書上各條各款列得清清楚楚并無遺漏之處,于是點頭,“沒問題。”

“那咱們這就簽字畫押?”

“好!”趙書彥瀟灑漂亮得留下大名按下手印后,小暖接過筆,也把自己的名字寫上,再按下小手印。

因不習慣用毛筆,小暖的字實在稱不上好看,她不好意思的抬頭,嘿嘿笑了。

趙書彥這次卻沒有笑,“不錯。”

小暖抽抽嘴角,明明就像幫著掃把的蜘蛛爬的,他這是從哪里看出不錯了......

“身為女子,小暖妹妹能寫出自己的名字已然不錯。”趙書彥中肯評價,“況且你這三個字架構清楚,筆順未亂,假以時日必定規正。”

這倒是真的,小暖輕笑,“多謝大哥夸獎。大哥,我還有一事與你商量。咱們的茶宿內是否留些空地種瓜種菜種糧,待客人們入住后可自行摘取,再由咱們烹為佳肴,一來可增田園之樂,二來也可讓咱們的小店多些不同于別家之處,大哥意下如何?”

“嗯,甚是不錯,就依小暖妹妹所言。”聽小暖又拿出這談事的腔調,趙書彥就忍不住想笑,再聽她說“咱們”這個詞,又覺得無比親切舒服,面色便更加柔和了,看得秦大妮直撓樹皮。

小暖立刻咧開小嘴笑了,“留哪塊地耕作大哥做主,至于耕作之事,由我娘和我來做,客人摘取余下瓜果我們也想帶些回家食用,大哥意下如何?”

“然。”趙書彥憋著笑,“小暖此舉,是為尊堂吧?”

尊堂是母親的意思吧?小暖點頭,“是我娘想種,她總覺得身在農家沒塊地耕作,就不踏實。”

是個孝順的好姑娘呢,趙書彥點頭,兩人又商量了一些細節,趙書彥便與小暖到家門口,請了秦氏在文書上按下手印,日后聞名八方的茶宿,便掀開了它輝煌的第一頁。

送走趙書彥,迎著秦大妮和張氏怨恨的目光,小暖淡定地關上大門。

秦氏在水里洗著手上紅色的印泥,喃喃地道,“今天一下子咱就有了一家布莊和一家茶宿,娘不是在做夢吧?”

布莊計劃之中的,茶宿是意料之外的,不過都是好事,小暖笑嘻嘻地,“娘,咱們晚上吃什么,女兒好餓。”

“蒸茄子烙餅!”秦氏立刻轉身去做飯,小暖回屋拿起雞毛,在她的記事本上記下今天投資的兩筆生意,并記下了一些注意事項后,滿足地靠著凳子休息。

還不等茄子蒸熟,就有人來砸門了。大黃汪汪叫著,小草跑過去打開大門,就見秦大妮趾高氣揚地站在門口,“你娘呢,我爺爺讓她過去一趟。”

聽到父親找,秦氏急著把手上的面弄干凈,小暖卻從屋里走出來,“娘做飯,我去。”

“有話好好說,別惹你外公生氣。”經過這幾天,秦氏對女兒十分地有信心,她不怕女兒吃虧,只怕她把外公氣壞了。

小暖點頭,跟著秦大妮往外走。

秦大妮狠狠地挖了她無數眼,見她不疼不癢地,忍不住罵道,“站在大道邊跟男人那么近說話,不要臉!”

小暖就奇怪了,“我光明正大地站在路上跟人說話不要臉,那你躲在樹后偷看就要臉了?”

秦大妮臉紅脖子粗地吼回來,“我沒有,你血口噴人。”

小暖挖挖耳朵,“哦,那你娘說,你一個人跑去跟男人喝茶,臉又是怎么回事?”

秦大妮說不過陳小暖,上手就要揍人。小暖往旁邊一閃,大黃就竄了出來,橫在兩人中間,抬狗眼盯住秦大妮,只等小暖發令。

血紅碧連天無色,邪風忽起陌路隔。天涯浪子無出處,一曲漂泊始踏歌。記得當年還收藏了一套《掌家小農女》的正版書。這本小說以后,感覺(南極藍)就慢慢在走下坡路了,有點懷念當年那個號稱年薪百萬的網絡寫手。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