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御前心理師》御前心理師小說 T吧 御前心理師別扭受
《御前心理師》御前心理師小說 T吧 御前心理師別扭受

御前心理師 柯遙42 著

屈氏,柏靈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1-30 12:07:54
《御前心理師》由網絡作家柯遙42所著,終于迎來了韻味無窮的大結局,屈氏,柏靈這兩位主人公會有怎樣的劇情呢?是悲傷或是喜悅或是幸福,這些主線都將在這章百看不厭的結局內容中為你揭曉,柏靈這次也忍不住驚嘆了。寶鴛臉上漾著掩不住的笑,“這事兒我們想起來都后怕!可偏偏就因禍得福,皇上對我們家娘娘一見傾心,次年就迎她入宮了。”寶鴛慨嘆道,“可惜我們老太爺卸甲歸田得早,老爺又是個一心玩樂的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柏靈這次也忍不住驚嘆了。

寶鴛臉上漾著掩不住的笑,“這事兒我們想起來都后怕!可偏偏就因禍得福,皇上對我們家娘娘一見傾心,次年就迎她入宮了。”寶鴛慨嘆道,“可惜我們老太爺卸甲歸田得早,老爺又是個一心玩樂的人,到我們二爺這會兒,屈家都不行了。娘娘出嫁那會兒我就跟著,她臨行前,當著老夫人和屈家的列祖列宗立下了重誓,說要助屈家重返榮光……哎,當時我什么都不懂,大家伙兒看著這一幕都在哭,真的什么也說不出來了……”

寶鴛忍不住擦了擦眼角,眼中閃著對往昔時光的懷念。

那時的情形,即便是現在回憶起來,也依舊蕩氣回腸。

“……我們老夫人,真是個苦過來的人。”寶鴛由衷地說道。

柏靈垂下眉眼,誠然這樣的故事令人慨嘆,但個中滋味只怕并不好受。

苦過來的人最懂得生存之道,只是有的時候,心是硬的。

……

夜已深了。

在內宮職守的宮人無不有些疲倦,有些侍女強忍著呵欠,忍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又偷偷眨眼用手揩去。

但屈氏仍舊醒著,她靜靜地躺在床上,望著頭頂的紗帳出神。

今夜依舊是滿身滿心的疲倦,但又一點睡意也沒有。

“娘娘,”鄭淑掀起幕簾進來,“寶鴛和柏靈在外面,您想見見嗎?”

屈氏點了點頭,又道,“讓這些人都出去吧,屋子里有寶鴛和你看著就好。”

話音才落,一屋子站著的侍女頓時都清醒了。

眾人一時驚慌,紛紛倒地跪了下來。

“你們干什么?”屈氏有些疑惑地開口。

“娘娘饒命!娘娘饒命!”

屈氏瞥了她們一眼,“本宮還醒著,是因為我睡不著……你們這幾天都辛苦了。夜里就別熬了,去休息吧,剛才不是困得眼淚都出來了嗎。”

先前打了呵欠的宮女臉色頓時慘白,只是連聲喊著“奴婢該死!奴婢該死!”,又兩手開弓開始抽起自己的耳光。

屈氏不由得伸手扶住了自己的額頭。

一旁鄭淑目光一凜,宮女顫抖的哀求便戛然而止。

“娘娘,”鄭淑溫聲道,“她們的差事就是值守,您讓她們休息了,萬一明日皇上問起了娘娘的情形,她們也不好交差。”

淑婆婆這樣開了口,屈氏便明白了過來。

原來她死了,是讓家人不好過;她活著,便是讓所有人都不好過。

屈氏不再說話了。

鄭淑回頭,用眼神示意這些俯身跪著的宮人各歸各位,那先前跪地自扇耳光的侍女更是極感激地望了鄭淑一眼。

鄭淑嘆了口氣,出門領寶鴛和柏靈進屋。

屋子里溫暖而安靜,所有人都垂眸站著一言不發,好像只有躍動的燭火是活的。

寶鴛快步走到屈氏的帳前,俯跪在塌邊,輕聲說了句,“娘娘,我們來啦。”

屈氏的目光直接望向了寶鴛的身后。大晚上的,柏靈還是穿著司藥的深紅色官袍,那衣服顯然有些不合身。

也難怪,畢竟她只有十一歲,宮里恐怕從來就沒有備下過這個尺寸的女官官服。

屈氏望著她,目光又冷了起來,她呼吸的起伏也再次開始變得劇烈。

寶鴛覺察出屈氏神情的變化,好像一看見柏靈,娘娘就變得有些生氣,她不禁有些擔憂地喚了一聲,“娘娘?”

屈氏盯著柏靈,竟扶著床榻,慢慢地坐了起來。

“跪下……”屈氏冷聲說道。

柏靈上前了幾步,望著屈氏,沉默地俯身跪坐了下來。

屈氏緩緩開口,“本宮第一次見你時,是覺得你說話好聽,但我要是知道你那句‘我們會再相見’是說你要來給我治病,本宮當時就會把你轟出去。”

柏靈沒有說話,仍是望著紗帳里的娘娘。

“我要你現在回答本宮的問題。”屈氏的聲音帶著抑制不住的慍怒,“當時讓你開了方就走人,你到底為什么!為什么不聽!”

這一次,不止寶鴛,連鄭淑都驚在那里。

床榻上的屈氏好像變了個人,她的聲音冰冷又粗糲,竟是連一點點往常的溫柔都沒有了。

承乾宮里的宮人何曾見過這種場面,人人都把頭伏得更低,生怕自己看見了什么不該看見的場面。

“娘娘,我走不了的。”柏靈輕聲答道,“因為我父兄的命——”

“不要提你父兄!”屈氏的聲音陡然轉高,“本宮原本還覺得柏世鈞是個好大夫,如今看來也不過爾爾!”

她神色威厲地打斷了柏靈的話,“父母之愛子,則為之計深遠。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就把一雙兒女都拖進了宮闈,你父親好糊涂,你也好糊涂!”

柏靈靜靜地坐在那里,隔著紗帳,她也能感受到屈氏此時激烈的心緒。

鄭淑聽到這里,已是有些驚慌,正想上前去說些什么,忽地就被寶鴛牽住了手臂。

她看見寶鴛對自己搖頭,那表情好像是在說——不要管。

眼看屈氏因為過于激動而咳了起來,鄭淑更是心急,才將袖子從寶鴛那里抽開,但寶鴛竟像是鐵了心要阻止她一樣,又抱住了她的胳膊!

寶鴛記得,這種情況已經發生過兩次了,每一次這個柏靈都是像這樣面容寧靜地靜聽。

這個女孩子好像有點不一樣,她既不顯得謙卑,也沒有恐懼,那雙眼睛反而透出了些微的心疼和同情。

寶鴛有個直覺,在這個時候,也許不該打斷這場談話。

屈氏順了口氣,聲音更又低了些,“但我現在和你說這些又有什么用?你這么小,這么年輕……你父親有多自私,你根本就看不明白!”

柏靈這時才搖了搖頭。

“老實說,娘娘,我確實沒有覺得我父親有多自私,因為他其實是一個特別單純的人。”柏靈的聲音還是那樣地輕,但她隨即又望向屈氏,話鋒一轉,“但我感覺,娘娘似乎,特別在意我是因為父兄的緣故,而被牽連進宮的事。”

屈氏微怔了怔。

她臉上浮起了譏諷的笑,而后又慢慢地往后,靠在了床頭的棉枕上。

“人在幼年時,總是特別善于忍耐。”屈氏用很低、很低的聲音說道。

她臉上的表情漸漸冷了下來,

“你現在覺得沒什么,說不定還抱著滿腔的熱忱……”

屈氏望著柏靈,眼神是如此地復雜,似是帶著幾分怨懟,又帶著幾抹憐惜。

“……但等你年復一年,年復一年地忍下去,你就知道本宮是什么意思了。你現在這樣……本宮跟你說什么,你也聽不進去的。”

算是古代言情流小說中較有水準的一部,對我們80、90后經歷的一些童年刻畫的還是比較真實,少男少女之間的初戀也寫得不違和,不過高中時期與語文老師的師生戀我覺得發展的不太自然,主角(屈氏,柏靈)動不動就有點精蟲上腦。另外有些人說這本書整體基調比較文青,我覺得文青并沒有什么不好,但是文青不能太過矯情,作者(柯遙42)最大的問題就是文青中影響主線的一些沒必要的情節和心理活動描述太多。不過總體來說,這本書還是有值得一看的地方。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