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庫 > 《朝花夕拾,晨茶暮飲》晨有茶相伴 69 朝花夕拾,晨茶暮飲69
《朝花夕拾,晨茶暮飲》晨有茶相伴 69 朝花夕拾,晨茶暮飲69

朝花夕拾,晨茶暮飲 芃菲 著

陳洋,步啟 閱文集團 連載中

更新時間:2019-11-30 11:58:40
優質作品《朝花夕拾,晨茶暮飲》全文在線閱讀,作者芃菲,天選人物陳洋,步啟,是一本婚戀類型的佳作,精彩章節節選:“先去王莊把這兩套給人裝上,然后你們趕緊回來把欠產的貨補齊了。”大昌一臉嚴肅的說,他開車的時候喜歡說笑,但是談工作上的事從來都是一臉嚴肅。如果開車時候的小興致和談工作沖突了,很顯然,工作至上,工作就是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書本點評

“先去王莊把這兩套給人裝上,然后你們趕緊回來把欠產的貨補齊了。”大昌一臉嚴肅的說,他開車的時候喜歡說笑,但是談工作上的事從來都是一臉嚴肅。

如果開車時候的小興致和談工作沖突了,很顯然,工作至上,工作就是賺錢。賺錢最重要,這道理跟這些沒成家的小后生是解釋不大通的,一波一波的年輕人走上社會,一波比一波不在乎錢,隨意揮霍著毫無顧忌。

不過他倒是對這種現象不大反對的,如果都像他自己這樣精明,那么那些重活兒累活兒給誰干呢。

“兩套快!一個半鐘頭就弄完了。剛子那里還差幾套呀?”勇勇問。

“還差六七套吧,兩套裝的是不用太久時間,干活的時候操心著點,別毛手毛腳的。”大昌囑咐道。

“恩恩,咱這都是老把式了,放心吧能出啥簍子。”勇勇搖下車窗戶把煙蒂扔了出去,“你的完了沒?我給你扔了。”

大昌抬起手飽飽的連吸了兩口,然后將煙蒂小心的遞給勇勇。“當心別燙了手,步啟那小后生把自己手給砸了。”

“恩,我瞧見了,看著砸的不輕了,指頭黑丁丁的。”勇勇說。

“那個指甲得掉了再長出新的來才算好,麻球煩了也是。你們這些人,唉!幾天不在就整這。”老路嘮叨著,勇勇在一旁有一句沒一句的應著,表弟在后排狹窄的座位里被顛簸的快要睡著了。

陳洋和步啟在車后的馬槽里坐著,習慣性的靠著車身,習慣性的吹著風。步啟不喜歡擠在壓抑的環境里一呆就是很久。

他喜歡坐在高處瞭望遠方,感受風從四面八方吹來的歡暢,你看那每一綹頭發都在風里搖曳著狂歡。

陳洋不喜歡看著自己的朋友一個人獨處,所以很多時候他幾乎都是陪著步啟。甚至在外人眼里看來,他更像是這個小后生的跟班,比他瘦小很多的小后生。

比如老路就和他說過,“你這比他結實又壯,混社會混的也早,咋就也成后來居上了?”

陳洋只是呵呵的憨笑著,裝作沒聽明白。

有時候他會和蘇步啟坐在車頂上,張開雙臂往后仰著身子,當然了只有在一些很平坦的鄉間小路上。

老路是個細致敏感的人,每次隔著駕駛室那一層不算很厚的鐵皮后,有什么風吹草動他都能察覺的到。

大多數時候散工回家的時候他們才會偶爾爬上車頂,老路有時候會放慢速度,有時候會在一半的時候停下車搖下車窗招呼他們下來。

大概一個小時的車程,車駛到了目的地。到了主家的家門口,老路、勇勇和表弟陸續下車,陳洋和步啟早從后面跳了下來。大門鎖著,看起來應該是沒有人。

“不是打過電話了?”陳洋問。

“誰知道呢,估計是出去了,咱等等吧。”老路說。

“確定沒找錯地方吧,哈哈哈。”勇勇跟著打諢。

“都跟你一樣不著調,啊?”老路笑著說,“上回讓你們去鐵廠給人家裝卷閘,先是米尺沒帶,又返回來村口買個卷尺,磨磨蹭蹭干完那點活兒回來晚點也就算了,還把我一把羊角錘子給搞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大伙兒也跟著笑。

“把車鑰匙給你就是讓你回來的時候給我在電線桿子上蹭的?啊?”說著邊做出要拿腳踹他的樣子,咬著下嘴唇瞪著眼。

勇勇趕緊就繞著車跑,邊跑邊笑:“不敢啦!不敢啦!哈哈!~”

鬧了一會兒還不見人回來,老路又給打了個電話。只聽見電話在院子里面不停響著,沒人接。

“八成是出去買啥東西了,咱先開動吧,不然弄完就不早了。”路大昌發話道,“先把這大門上這一套給裝上去再說。”

說罷伙計們便去車上拿東西,沒有特意囑咐卻也自然又默契的分工明確,陳洋搬下來那個最笨最大的木頭工具箱,這個應該是老路還在做木工時期的工具箱,造型古樸又笨重,現在誰還用這個。

步啟去拿那些零碎的電錘子,小電鉆,卯槍,卷線盤這些,勇勇去拿雨罩和卷閘軌道。小表弟看到他們各干各的顯得有點無所適從,勇勇招呼他去把那邊的電線扯出來捋順。完事還得搬下來一卷鐵皮卷軸,陳洋早在車上抬起那一頭候著了,勇勇遲疑的片刻步啟已經去接了。

老路則在門洞底下蹲著看,突然想到沒地方接電,看樣子還是得等主家回來才能開動。站起身來剛準備招手讓伙計們先過來歇息一下的時候,老路又想到了什么,他趕緊把伸出一半的手收回來。

他轉過身往后退幾步,仰著頭看大門樓子。果然上面有個接電燈的燈口,“勇勇,去搬梯子過來。上去吧燈口擰了接上咱們的插排電線。”

還沒等勇勇回話就突然聽見“砰——”的一聲,大昌忙回過身子看是什么情況。只見陳洋在車的馬槽邊緣跪著,懷里還緊緊摟著卷軸的那頭。步啟這頭不知道怎么掉到了地上,人也一屁股坐在地上。

勇勇則趕忙跑過去,幫著收拾殘局,又從兜里掏出一團不怎么衛生的衛生紙遞給步啟。原本捆扎好的卷軸現在一頭已經散開了花,另一頭不是陳洋在那里死死摟著,這會兒也早就迸彈開了。

老路二話沒說忙跑過去,“這卷軸怎么扎的,這事弄得!別卷了,直接拉開了鋪地上,從頭卷一下。這樣胡亂摟起來一會兒還得往上掛,下面用頂叉頂,這樣怎么能吃得住勁?一會兒往上掛的時候再彈開就耍大了,后生們!”

回身的時候才注意到步啟的手指頭又流血了,老路欲言又止的轉回去說:“干活的時候,千萬不要虎虎馬馬的,不注意出點子啥意外最后疼的可不是別人。”

小表弟也忙跑過來跟著“幫忙”,三五分鐘的時間,陳洋和勇勇把卷軸重新卷好,車上有新的扎帶,拿了來重新捆綁好。步啟在一旁尷尬的看著,一邊用紙緊緊的握著手指。

“勇勇,來把他家這個電燈燈口卸下來,接上咱們的電線。”老路又回到門洞底下繼續剛才的事。

“這燈口........有電沒有.......?”勇勇訕訕的問道。

【欲知后事,請看下回】

模仿《朝花夕拾,晨茶暮飲》,但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特別是對國產電影的魔改我認為這本書是改得最好的。可能受限于作者(芃菲)第一本書經驗不足,小說開頭情節發展有一點想當然,但是整體確實是越寫越好。可惜,作者(芃菲)沒有太監,被平臺強行太監了。。。。
免費章節
相關推薦
猜你喜歡
  1. 資訊小說
  2. 書庫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熱銷榜
女頻
|
男頻
推薦小說
河北十一选五走试图